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心難安?

福晉走了,沒人跟李氏吵架了,沒戲可看了,還是有點無聊的。

但是……李氏這不屑的眼神是個神馬鬼?

“側福晉,奴才的衣物還沒收,就先走一步了,”蘇果兒快速行了個禮,便急忙離開了,就像身后有什么怪物似的。

李氏:“……”

她堂堂四爺側福晉,什么時候一個侍妾也能不經同意就離開了?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果兒已經收斂很多了,而且她急忙離開都是為了她好,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跟李氏吵起來啊。

她從不會嘴上留情的,要是李氏被她氣哭了,那就……尷尬了。

……

“什么人啊,切!”

走到遠處的果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李氏也真拿自己拿個東西了。

“嘭!”

“臥槽!”

蘇果兒捂著自己的額頭,嘴也比身體更誠實的先……出口成臟。

“你誰呀?”

“你誰呀?”

兩個人幾乎是一起開口的,不得不說還是很有默契的。

面前是一個長相清秀的男子,眉清目秀,長得還看得下去,人模狗樣的。

“大膽!”男子道。

“該去太醫院了。”

男子:“……”他堂堂……怎么能去太醫院那種地方呢,也沒聽出果兒的話外之音,意思就是你有病啊。

“八弟!”

這時四爺的聲音從左耳處傳了過來,果兒一聽,mmp……原來是……八爺???

不早說,那可是她偶像的好兄弟啊。

必須膜拜膜拜!

“八阿哥吉祥,奴才是四爺府里的侍妾蘇氏,您喚果兒就好。”蘇果兒低頭,剛剛的氣焰早已消失,又賠罪道:“剛是奴才魯莽,還請八阿哥不要生氣,奴才不知是八阿哥,還請恕罪。”

八阿哥也是一個有脾氣的人,他把臉別過去,迎接自家四哥,等四爺到了后,就問:“怎么來這里了?這是后院的人住的。”

八阿哥撇嘴,“那有啥,我還看過你的全身呢,來這里怎么了?而且我又不是故意的,像是我自己想來一樣,哼!不稀罕!”

四爺沒說話,只是把目光放到了蘇果兒的身上。

果兒表示自己很懵誒,但是還是……默默點頭答應了下來。

“八阿哥,天色不早了,不如去廳里坐坐,或是吃了再離開?”

“好。”八阿哥一日不見四爺,如隔三秋啊!現在是想念得很。

“爺請,八阿哥請!”為什么她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要讓八爺粘著她的四爺?

蘇果兒欲哭無淚!

“四哥,八八很想你的哦~”一邊走,八阿哥還忍不住拉著四爺撒嬌,宛如小孩子一般。

“……你還小?”

回答八阿哥的自然是四爺冷冷的眼神,這個還是挺管用的。

“四哥,倫家跟你說啊,這次巡河,太子可是卯足了勁,就怕被你搶了風頭呢,咱們要不要把這次的巡河大權搶過來啊?

不搶過來,心難安啊!

“哦,太子這幾日花天酒地慣了,這次竟有興趣來搶巡河權。”

要知道,這跟以前的巡河是不一樣的,就光性質都不一樣。

“說的是啊,我讓人查了,不是耳邊風就是太子又聽信了讒言。”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北京三分彩开奖结果 欧冠决赛录像 上证指数走势图大盘指数分析 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刘伯温四肖期期一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甘肃快三推荐预测 山水云南麻将麻将下载苹果 天津时时彩个位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规则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宁夏11选5哪个平台有 高手网彩票资料大金 智博彩通 可以赚钱的手机网游 赢嘉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