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不需要以身相許

李氏自然不會承認自己已經老了,只是在猜想一定還有其它原因。

不然一向寵愛她的四爺為什么現在不愛她了呢?

她自問最近也沒做過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還有那個蘇氏,呵呵,四爺對她哪里是懲罰,明明就是給的好處嘛。

府上的人都知道,四爺的衣物都是專人清洗,平常是連福晉都不能碰一下的,現代來說就是四爺有潔癖,根本就不能容忍別人碰屬于他的東西。

而四爺竟讓蘇果兒幫他洗衣物,李氏心里怎能不氣?

“李氏,如果無事,就回了吧。”

嗯,四爺正在無形的下逐客令了。

李氏怎會聽不懂,臉微微一白,還是跪下行禮,道:“爺安,妾身告退!”

看李氏跪下行大禮,她旁邊的丫鬟奴才們也都跪在她的身后行禮。

“嗯。”

四爺點頭,算是回應,李氏和一干人等這才敢起來。

待李氏走后,蘇果兒忍不住湊到四爺耳邊道謝,“今日的事謝謝爺了,若有來日……”

“不用以身相許。”四爺撇了她一眼。

蘇果兒:“……”誰特么要以身相許啊?俗不俗啊?她只是想說若有來日,我再幫你一次……就當是一恩還一恩了。

“今兒的佛經免不了的,去書房里抄吧,抄好了給爺!”

“是,果兒遵命!”

唉,抄佛經……抄佛經……嗯,很煩的好不好?

況且她不習慣用毛筆字啊,她要鋼筆鋼筆誒。

特么現在現代的人用毛筆的已經是少數了,還好她以前被爺爺逼迫練過毛筆字。

通常這個時候,四爺都是在書房里的,看看書、思考思考問題,看的自然是如何治理天下的書,思考的自然是和國家有關的話題。

蘇果兒跟著四爺來了書房,很少進書房的果兒對書房其實并不感興趣,因為她只對死書房的主人四爺感興趣啊。

“抄吧。”四爺拿了一張上等的宣紙和毛筆給蘇果兒,最后還拿了一本佛經。

“???”拿著佛經的果兒心里……無語了,這特么是佛經嗎?這特么是字嗎?神啊,為啥我全都看不懂……

坐在一個舒服的位置上,翻到了佛經的第一頁,右手拿起筆,左手按著桌案上的宣紙,開始認認真真地抄了起來。

雖然有好多她都不會寫、不會讀,但是蘇果兒還是很好學的,遇到不會認的字,她也會主動問四爺。

“爺,這個字念什么啊?”

“篛!”

“爺,這個字呢?”

“鎬!”

“爺,還有這個?”

“閁!”

“爺,……”

“……”

……

不管蘇果兒問多少,四爺都不厭其煩的念給她聽,實在是中國好男人!

蘇果兒抄得仔細、認真,終于,在她開始抄佛經的第二頁時,四爺制住了她,問:“……果兒若是這樣抄,豈不得抄個一百年。”

細心和認真沒有錯,但是也不是這樣做的吧,是,四爺承認,蘇果兒這個態度他很喜歡,但是這個速度就不敢恭維了。

做什么也不能飄啊!總不能只偏向一個吧?!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股票今日 河南体彩11远5开奖结果 彩票之家的快速赛车 浙江体彩6 1专家杀号 捕鱼来了迎头痛击 股票配资利息靠谱有实力就选恒瑞行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 游戏美女捕鱼 海南麻将正版 四肖期期中准 友阿股份股票 广东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 30选5开奖查询 新手炒股如何看k线图 体彩陕西11选5 中富策略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