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少女心

……

李側福晉這邊,此時李氏正發著火呢,氣得xiong一顫一顫的。

側福晉屋里所有的奴婢奴才,還有養花的奴婢奴全都跪在李氏的面前,不斷的磕頭,就怕側福晉把怒氣都撒到他們的身上。

“說,是哪個不長眼的把我的花兒摘了的,是不是你!”說著,李氏隨手指了一個養花的奴婢。

“不,不是,主兒,不是奴婢……”養花的女孩聞言,小小的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面上滿是害怕。

“那是誰?”

李氏哼了一聲,用盡全力拍了拍桌子,旁邊站著的貼身丫頭青兒連忙拿了張濕帕子來。

青兒雙手把帕子送到李氏的面前,說:“主兒,為這點事生氣不至于,小心氣壞了身子,奴婢剛去把帕子沾了點水,您順順心口,別氣了。”

聽著青兒說的話,李氏的臉好看了不少,接過帕子連忙給自己順氣。

感覺差不多了,李氏把帕子隨手丟到跪著的丫鬟面前,夸贊道:“還是你懂事。”

“多謝主兒,這是奴婢應該做的。”說完,青兒還得意的看了看站在李氏另一邊的綠兒。

說到底還是小丫頭心性。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想到那些美麗的花兒,李氏的心就疼得不行,那可是很珍貴的,于是她朝跪著的丫鬟和奴才說:“如果再無人說實話,一個月的午飯都別吃了,還給貝勒府節約錢財。”

屋里默了好久,終于,一個小丫頭跪著出來,先是朝李氏磕了磕頭,然后才脆生生地說:“是,是剛進府里沒多久的蘇姑娘,今兒晌午我看見她正在摘主兒的花,本來想制止的,可是福晉卻來了,還說讓我不要管。”

最后一句話,小丫頭說得有點小聲,不仔細聽根本聽不見。

可是李氏感興趣,自然全都聽見了。

福晉?

蘇果兒?

呵呵呵,蘇果兒摘花雖然不是故意的,但是那可是她的寶貝,別人碰一下都不行的,就連她自己也不敢多聞一下。

可是福晉此舉就說明蘇果兒已經是她的人了,既然是她的人,她自然要護著。

“說的可是實話?”李氏瞥了跪著的小丫頭一眼。

“是,奴婢不敢!”

“要是讓我知道你所說是假,小心家法伺候。”李氏站起身故意踩了一下小丫頭放在地上的手。

“是。”

小丫頭敢怒不敢言,只好默默忍受。

“走,青兒綠兒,咱們去看看蘇姑娘是怎樣用的我的寶貝,小林子你去請四爺去蘇姑娘那兒。”不知道為什么,李氏嘴里的“蘇姑娘”被她說得很重,似乎還帶了那么一點點……嘲諷意味。

……

由于無事可做,蘇果兒便一直賴在床上,不肯下床,還只穿了那件曬干了的睡衣。

粉色系的,有點微厚,夏天穿可以,雖然有點熱,秋天穿可以,冬天會有點冷,還算行,春天也可以,而現在正好快到夏天了,到時候可以穿那個比較薄的睡衣。

睡衣不是很暴露,有帽子,帽子上還有兩個耳朵,很可愛,腰間還掛著一個粉色腰帶,簡直不要太少女好不好。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闲鱼月入10万 配资app 宁夏11选五平台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两元网 佳永配资体验 辽宁风采35选7走势图 论坛博客 成分股和蓝筹股的区别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四不像 全国股票代码查询网 重庆幸运农场该怎么选号 网络游戏如何赚钱 1万炒股一天赚了400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股票市场行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