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無聊的家宴

回到自己的小屋子之后,環兒立馬迎上來,問道:“姑娘?”

果兒笑了笑,沒說話,她知道環兒是想問四爺和她怎么樣了?

可是四爺和她……是真的什么也沒做呀,沒親沒抱更沒啪,況且四爺是個守規矩的人,這大白天的什么也做不了啊。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就覺得和其他人比,簡直就是……她們天上,她自己地下,想她還是堂堂郡主呢。

思怔片刻,果兒勉強開口:“環兒,你說……我要不要換件衣服?”

雖然她自己不在意那些,可是要是福晉的家人看了不喜,那四爺的面子也掛不住呀。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四爺不在意這些的,而且他府里的人怎能讓外人來評價呢?就算是福晉的家人也不行。

還沒等環兒回答,她又笑盈盈的說道:“我記得柜子里有一件粉色的蝴蝶裙,我想穿那件!”

粉嫩嫩的,很適合她,咳,她雖然不是粉紅少女,可是她也得裝一下啊。

嗯,沒錯,這就是所謂的“扮豬吃虎”。

“好。我拿出來,姑娘去換吧!”環兒應道。

……

很快,果兒換好了,便快步去了大廳,這時間剛剛好,福晉娘家人也正巧來了。

四爺和福晉連忙迎上去,四爺依舊是那張生人勿近的臉,沒有一點表情。

烏拉那拉氏笑著拉住自己額娘的手,“額娘和阿瑪近來如何?”

夫人也笑了笑,“還好還好!”

這時,四爺開口了:“阿瑪,額娘,請上座!”

費揚古笑道:“四爺請!”

即是長輩,所以毫無疑問的福晉的阿瑪和額娘都坐在了上座。

果兒幾人跪下行禮,因為福晉的阿瑪也是朝中重臣,所以都得行禮,就連作為側福晉的李氏也得行禮。

費揚古隨意掃了幾眼,這一看可不得了,那不是皇上最寵愛的小郡主么?怎么來四爺府了?還給他跪下行禮?

皇上早就下令,郡主蘇果兒與皇家長公主享受一樣的待遇,這要是被皇上知道,小郡主給他行了禮,怕是死十次也不行啊。

費揚古心想這可使不得,連忙來到蘇果兒的面前,親自把她扶了起來,還行了個大禮,“臣費揚古參見郡主,郡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這時夫人也連忙過來行禮,“妾身參見郡主。”

蘇果兒淡笑,扶起兩人,道:“果兒現已是四爺的格格了,大人和夫人不必多禮,請入座吧。”

烏拉那拉氏眉頭皺得厲害,看自己的爹娘給比自己小一輩的人行禮,她心里蠻不是滋味的,偏偏還無可奈何。

眾人一起坐下,雖侍妾不能同座,可是今日是福晉的生辰,一些禮節、規矩也就都免了。

這時,四爺看見了對面的果兒,嘴角微勾。

果兒也眨著大眼睛一直看著四爺。

嘖嘖,四爺真是越看越好看,怎么能那么帥?

簡直就是帥到人神共憤啊。

……

很快,一場家宴就過去了,果兒覺得超無聊,就是吃吃喝喝,再聽著四爺和福晉的阿瑪談著一些她永遠也聽不懂的事情,真是太特么無聊了。

費揚古和夫人也沒多留,用過飯之后就回去了。

到了晚上,烏拉那拉氏以為四爺回來她房里,所以她早早就準備好了,畢竟今天可是她的生辰,四爺再怎么也不能拂了她的面子呀。

其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跟了四爺這么多年了,四爺壓根就沒碰過她。

想著李氏說過的話,她的臉就仿佛被打得啪啪響,疼得不得了。

還懷孕?

四爺都沒碰過她,談何懷孕呀?

這時,丫鬟走了進來,說道:“福晉,四爺剛剛差人來說,您不必等他了,他今日有事。”

福晉的臉立馬就白了幾分。

再說果兒這邊真是和諧得不得了。

果兒趴在床上,環兒站在門口。

“哎呀!環兒,別等了,今日是福晉的生辰,四爺不會過來的!”果兒托腮,搖晃著兩條腿。

“啊?可是……”四爺已經來了。

“果兒是不想讓爺來嗎?”一道清冷的嗓音突然響起。

環兒偷笑,關好房門,然后和蘇培盛一起出去等著。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一期 内蒙古快三彩票平台 苹果股票代码 七星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的买号技巧 内部半波中特免费公开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快3开奖结果查询 意甲直播360高清直播 福州麻将游戏下载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1000炮捕鱼单机版 有没有网上真人麻将 江苏十一选五app 幸运28开奖查询官网 二尾中特绝对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