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果兒是小仙女

……

這還是蘇果兒第一次來到正院,嫁進來也快一個月多了,可連四爺的面兒都沒見著,更別說侍寢了。

因為侍妾的身份實在是太低了,即使她是郡主,也是不能去請安的,她連福晉都見不著,還更別說見四爺了。

待來到正院,眾人都到齊了,就只有他們兩個還未到。

這特么就尷尬了。

蘇果兒一見這所有人都到了,忍不住低聲問道:“額……環兒,我們沒來遲吧?”

環兒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天色,這才回答道:“我們沒來遲呀,應該還來早了呢。”

這就能解釋了,來那么早,無非就是想討四爺歡心嘛。

至于嗎?來那么早也就算了,還把她給拉扯進去了,蘇果兒有點不開心了。

這時,坐在椅凳上的福晉開口了:“想必你就是孝康候的次女蘇氏是吧?”

蘇果兒伸手不打笑臉人,心中雖然有點兒不開心,但為了以后,她還是忍了:“奴才正是,奴才給四爺請安,給福晉請安。”

“起吧,去坐下吧。”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是。”

蘇果兒低著頭勉強笑了笑,這才坐到了自己該坐的位置上。

這時,李氏笑吟吟的問道:“爺,今天去我那里吧。”

四爺臉上沒什么表情,淡淡的回答道:“你前幾天不是著涼了嗎?爺就不去你那里麻煩你了。”

說到底,還是那個女人太聰明了,自作聰明的女人他一向不是很喜歡。

李氏的臉僵了僵,勉強一笑:“是。”

在四爺和李氏說話期間,蘇果兒就目不轉睛的盯著四爺看,不愧是偶像,越看越好看,簡直太帥了。

四爺是有點武功的,也發現了某個小女人一直盯著自己看,也許是這目光太炙熱了,四爺忍不住的也望向了蘇果兒。

霎時,四目相對,蘇果兒紅著臉,立刻低下了頭。

好害羞,怎么辦?

四爺難得的勾了勾嘴角,這小丫頭,倒是有點兒意思。

“爺,今日也是為了讓爺見見蘇氏和劉氏,您瞧瞧。”烏拉那拉氏也很識趣,看著四爺對那個蘇氏有點兒興趣,立馬就問了要點。

四爺看了看蘇果兒,又看了看劉氏,滿意般的點了點頭,“嗯,倒是長得如花似玉,不知秉性怎樣?”

“回爺,奴才生性活潑,秉性自然也是極好的。”不知怎的,她聽到了四爺說的,內心的那抹不開心更濃烈了,感覺傷害到了她那柔弱的自尊心啊。

劉氏并沒有回答,只是在四爺面前跪下磕頭。

蘇果兒無奈扶額,這古代的人怎么動不動就跪下啊?還動不動就磕頭?

也不怕膝蓋和額頭受傷?

蘇果兒倒是沒做任何動作,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直等著四爺的回復。

四爺未說話,只是挑眉看了看她。

烏拉那拉氏皺眉,語氣突然嚴厲起來,“蘇氏,還不跪下?”

在烏拉那拉氏看來,即使蘇果兒是備受寵愛的小郡主,但既然進了這府里,就得守規矩。

蘇果兒暗暗翻了翻白眼,連忙走到四爺的面前,跪下。

蘇果兒收起了原本的神色,一邊磕頭,一邊求饒道:“奴才知錯了,望爺恕罪。”

“小郡主倒是說說,你有何罪?”四爺挑眉,饒有興趣的看了看蘇果兒,她剛剛翻白眼的時候,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啊,所以他敢保證,這求饒絕對是裝出來的,但偏偏又情真意切,只能說演技好啊。

四爺的那聲“小郡主”在蘇果兒聽來感覺就有一點點諷刺,果兒皺眉,她怎么知道自己哪里錯了,她可是小郡主,是小仙女,小仙女是永遠沒錯的。

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四爺這個大佬說她錯了,她就是錯了,“奴才不該越界的,更不該沒有經過大腦,就說出了剛才那番話,望爺不要怪罪才好。”

蘇果兒是一臉的真誠,眼眶還紅紅的,看得他都有點兒相信她了。

四爺暗暗佩服,這演技可真好。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江西时时彩3星技巧 华煦期货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谁有捕鱼王的二维码 中国三大股票指数 今日甘肃十一选推荐号 上海麻将连连看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青海省11选5走势图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湖南快乐十分选二技巧 *股票行情查询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 北京福彩快乐8开奖 皇冠博彩 两分彩有什么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