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38章:符文公會之爭

“葉小虎這個混球居然還沒有來?”

“師父,您邀請了他?”

“對,在鐵塔開荒團我邀請的,他當時也答應了,結果他至今沒有來,還將我派去請他的人攆回來了。”

“師父……他正在煉丹,而且是凝丹的關鍵時刻,我估計……”

“我管他煉丹,還是在睡覺,反正答應老子的事情沒有辦到,等這一次的活動結束之后,我就找他小子說道說道。”

“……”

看著自己的師父像一個老小孩一樣,潘潘一臉無奈之色。

可是沒有辦法,這一次的符文公會活動,關系到整個雪州符文公會的臉面,每一個符文公會符文制造師的未來。

于是潘潘打斷了葛白憤怒的神態,一臉凝重的詢問道:“師父,這一次冰州公會來的人很強勢?”

“恩!”

葛白聽到潘潘的詢問,不由得收斂了一下心神,同時慎重的道:“冰州這一次來勢洶洶,估計是要跟我們死磕了。”

“死磕?”

“今年炎龍帝國的政府稅收不是很好,所以上面有意思削減一部分公會的預算。我們雪州和冰州公會這兩年,一直都是符文公會里面吊車尾的存在,所以上面主要是在我們兩個公會里面,挑選一個最差的,然后削減他們一年的公會預算作為懲罰。”

“所以這是一次pk?”

“對,可以這么認為。”

“那我們要好好表現才可以。”

“是這樣的,只有表現好了,拿出來好成績,那么才可以獲得上面的認可,這樣一來年底批預算的時候,我們雪州公會才可以保證自己的預算,甚至還可以多拿一些。”

“冰州公會估計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這一次他們會出動殺手锏。”

“傳聞冰州最近出現了一個絕世天才,因此才會信心滿滿的來我們雪州pk。”

“啊!”

“原本我是看好你的,不過你小子不爭氣,最近一直在瞎捅咕別的事情,耽誤了符文方面的研究和創作,所以我才會邀請葉小虎來參加,可是那個小子他……”

“對不起師父,我讓您失望了。”

“這都是命數。”

葛白搖搖頭,拍了拍潘潘的肩膀,然后朝著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道:“差不多了,冰州那些人已經到場了,咱們做為地主,不能拖延的太久,你現在跟我下去接待一下他們。”

……

公文公會的地址很好找,幾乎每一個雪州人都知道。

所以葉小虎簡單詢問了一下子,就來到了符文公會。

站在門外看了一眼,葉小虎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熟人,反而看到了烏央烏央的路人。

這些人似乎都是來參加這一次符文公會舉辦的活動,看到這一幕的葉小虎,不由得眉頭一皺道:“來這么多人,估計缺我一個也發現不了吧?”

葉小虎正在思考如何離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進退無門了,因為來的人太多了,前后左右都被封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自來熟的哥們拉著葉小虎道:“兄弟,你也是來參加活動的?”

“對啊!”

“看樣子你小時候也有符文夢?”

“符文夢?”

“對啊!做夢也要成為一名符文宗師,名揚還內。”

“我只有武修夢,不想成為符文制造師。”

“兄弟,那你走錯地方了,武修公會出門左轉,直行二百米繼續左轉,然后看到一個大紅門走進去,在左轉就到了。”

“我知道,不過這次有一個老前輩非要邀請我參加活動,我又拗不過他,所以只能參加了。”

“你是受邀請的大佬?”

“算是吧!”

“那你怎么不拿著邀請函直接進去,反而跟我們一樣在這排隊干什么?”

“邀請函是什么東西?”

“就是參加活動的入門帖啊?”

葉小虎微微一愣,然后掏掏兜,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那個玩應。

看到這一幕自來熟那哥們,不由得‘嘿嘿’一笑道:“我明白,兄弟不用假裝繼續掏了。”

“……”

“你我是一類人,沒事就喜歡吹吹牛逼,這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

“兄弟,我跟你說,這一次咱們要是混入到符文公會里面去,參加完畢這一次的活動,那么回去之后可就有東西吹噓了。”

葉小虎無力吐槽。

雖然他偶爾喜歡裝裝逼,不過他這一次來參加活動,真沒有裝逼的打算啊!

不過算了。

反正也是一個懶人,他也不想要繼續解釋。

就這樣葉小虎放空了自己,任由旁邊自來熟哥們嗶嗶嘩嘩的嘮叨,同時跟隨人群一步步往前走去。

很快。

他們就來到了入口的位置。

到了入口的位置,葉小虎看到了一個中年男子橫刀立馬正在門口,不放任何一個人進去。

“古溪宗師,你就讓我們進去吧!”

“這一次可是冰雪兩大州符文公會的切磋會議,我們也想要多見識見識。”

“這可是一個盛會,我們這些雪州的當地人,怎么都要進去給你們雪州符文公會捧捧場才行。”

“從小我媽就說我將來會成為符文宗師,所以還請古溪宗師您發發善心,讓我們進去吧!”

看到這一幕的葉小虎,不由得眉頭一皺。

旁邊的自來熟哥,小心翼翼的道:“完了,居然是鐵面羅漢坐鎮門口,估計這一次我們進不去了。”

“啊!”

葉小虎略微有一些錯愕。

出不去,進不去,繼續站在人堆里面,一會不就被擠成肉餅了?

葉小虎的小身板子可受不了,于是葉小虎主動走上前道:“古溪宗師,我是葛白……”

“你想說你是葛白會長邀請來的對嗎?”

“對。”

“看到那邊的人了嗎?”

“看到了。”

“他們都是這么說的,所以一個個在那罰站。”

“啊!”

“現在你還說自己的葛白宗師邀請來的嗎?”

“可我真是葛白會長邀請的啊!”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古溪宗師冷哼一聲,然后直接拿出來一個符文遞給葉小虎道:“也別說本宗師欺負你,如果你想要進去的話,除非補全這個符文上面的缺陷,讓它可以如意運作。”

……

ps:感謝寒沫礪兄弟的打賞和推薦票。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急速赛车网址 威海股票配资公司 贵州11选5是福利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任四遗漏统计 pk10人工免费计划 单双中特 浙江6+1体彩走势图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河南快3遗漏号码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股票放量涨停好不好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 群英会20选5中奖规则 福建11选5百度 什么是期货配资 浙江11选5第200320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