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十七章 夜襲

一個血色骷髏頭憑空浮現在吸血老妖身前,張開陰森森的大嘴一吸,剎那之間,竟是撕扯的空氣之中刮起了一陣小型旋風。

“這吸血老妖不愧是積年的老魔,這一身吸血功力倒是頗為不俗,若非我天書煉血篇大成,將一身氣血凝練如一,今日怕要著了他的道。”

李承鈺只覺得一股無窮的吸力籠罩在身上,緊接著渾身厚重凝實的氣血都似有幾分蠢蠢欲動,心下暗驚的同時,手上卻不慢,曲指連彈,就是幾道碧血神雷咻咻打出。

吸血老妖見李承鈺年紀輕輕,又是殘廢之人,不免心下有些輕視,又不認得碧血神雷,見只是幾粒紅珠打來,且也瞧不出什么厲害,便不甚在意,只以自家血骷髏迎面抵上。

豈料,兩相交接,立即轟隆炸響,下一刻噼里啪啦的青碧色雷光電蛇在帳內肆意游走,血骷髏應聲炸飛了出去,且這雷聲當中還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竟是使得帳內眾人俱都頭暈目眩,心神動蕩。

尤其是作為目標的吸血老妖,更是頭疼欲裂,兩眼發黑,他還道以為中了什么暗算,心下狂呼不好,厲嘯一聲,砰的一下,整個人籠在一股黑霧當中,立即沖出帳外。

李承鈺此番只為立威,并無殺心,倒也不去攔他。

“這是第二卷天書中的震魂之法!”

帳內諸人都是積年老魔,功力深厚,很快就恢復鎮定,只是看向李承鈺的目光已然截然不同,尤其是鬼王,他已是從先前碧血神雷的威能當中隱隱感知出了一股同源的味道,令他心下震驚非常,卻是萬萬沒想到李承鈺竟有如此悟性天資,只憑天書第二卷的上半部,在短短月余功夫就已然有所收獲。

想到這里心下不由得升起一抹忌憚與警惕,暗忖道:“此人將來或成大患,若是不能收歸麾下,便需想個法子盡快送他歸西。”

面上卻未透露分毫,反而朝著李承鈺和善一笑,做起了和事佬。

“李小兄,咱們都是圣門同道,切莫傷了和氣,徒讓對面那幫正道中人笑話,還請給萬某一分薄面,有何恩怨,容后再說。”

李承鈺此行是受他之邀,且天書第二卷的下半部還在他的手里,自然不會因為這些小事翻臉,當下十分給面子的拱了拱手道:“萬先生勿怪,在下年輕氣盛,難免出手無狀,倒是驚擾了諸位。”

說著又朝百毒子和端木老祖拱了拱手。

端木老祖面上帶笑的回了一禮,他乃是碣石山散修,倒是與李承鈺并無恩怨。

而百毒子卻是與吸血老妖同為萬毒門麾下,有著同門之誼,此際吸血老妖吃虧,他亦是面上無光,只是他的城府比之吸血老妖要深上幾分,瞧出李承鈺并不好惹,倒也沒有發難,只是冷著臉拱了拱手。

李承鈺也不在意,徑自來到右手邊座位。

鬼王笑著點了點頭,又向帳外朗聲道:“道兄,還請賞臉。”

帳外一聲飽含著羞怒的冷哼,不過到底還是忌憚于鬼王宗的威勢,吸血老妖陰沉著臉色掀簾進來,落座在李承鈺身旁。

鬼王掃了一眼眾人,說道:“咱們云集流波山已經月余,對面正道來到也差不多了,今日萬某請諸位過來,便是打算于這兩日尋機與對面正道決戰,畢功于一役,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百毒子怪笑著提議道:“萬兄何必等待他日,不若今晚咱們就去突襲對面的駐地,打他個出其不意豈不更好?”

吸血老妖正好憋著一肚子火沒處撒,且又分數同門,自然出聲贊同。

鬼王將目光看向端木老祖,這禿頂的老頭一臉笑呵呵的說道:“小老兒孤身一人,聽大家的就是。”

“李小兄以為如何?”鬼王點了點頭,又將目光看向李承鈺。

李承鈺察覺到了其目光當中流露的一絲催促之意,心下不禁暗忖道:“鬼王如此急著決戰,莫非是夔牛即將出世了么?”

不過他此番前來,亦是抱著為煉血堂宣揚威名的目的,自然不會反對,便笑道:“諸位既然決定,我亦是沒有異議。”

幾人意見統一,當下又商議了一些細節,才各自散去。

自有值守弟子帶著李承鈺與煉血堂一行人前往分配的駐地。

入夜,月隱星沒,天幕深沉,似是預示著今夜有雨。

正道駐地位于流波山腳南面,這里原本天然就有著一些洞穴可以遮風避雨,又被他們以大法力挖掘開辟,連成一片,最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石洞,可供容納千人之眾。

青云門、天音寺、焚香谷這三個領頭的大派俱都被安置在洞中,至于其余一些小門小戶以及散修人物則各自置備帳篷圍繞著山洞錯落分布。

夜涼如水,四野寂靜。

帶著咸腥氣味,略顯清涼的晚風拂過枝頭,帶起斑駁的陰影。

駐地外圍,值守弟子手持火把來回巡視。

忽然三道身影從營地當中走出,引得值守弟子紛紛將注意力集中過來,旋即有人認出了來人身份,當下問道:“王猛師兄,劉琦師兄,何澄師兄,夜色已晚,三位師兄這是往哪里去?”

當先一位身材魁梧的漢子笑道:“原來是玉華師弟,我和劉琦、何澄二位師弟去林中透透氣。”

玉華道:“幾位師兄還請小心,這幾日不時有魔教妖人在外圍窺探。”

王、劉、何彼此對視一眼,笑著向玉華道謝,而后沒入樹林之中。

三人走了一陣,劉琦忽然說道:“王師兄,咱們就三個人前往魔教駐地,是否有些不妥?”

王猛腳步不停,問道:“劉琦師弟怕了?”

劉琦躊躇了片刻道:“聽說魔教那邊來了援兵,白天出去斗戰的同道吃了大虧,就連青云門的齊昊師兄亦是鎩羽而歸,咱們……”

他話未說完便被何澄打斷:“劉師兄怎得今日這般膽小了,青云門齊昊雖然厲害,但咱們王猛師兄還要更勝幾分,再加上你我二人,前往魔道駐地去探一探又能怎樣。”

三人邊說邊走,越來越深入,周邊已然黑暗無光。

驀的,三人背后的一處陰影中,陡然竄出三道細微的黑影,如電般迅疾,朝著三人后背沖了過去。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