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章 內訌

錚!

伴隨著銳利清亮的劍鳴震響,七星劍光芒大盛,立時如飛星電掣般飛出,其劍刃周圍環繞著玄妙莫測的太極光輪,剎那間便與那大山撞在了一處。

轟隆!

震天價的巨響在洞穴當中炸響,狂暴的氣勁沖擊霎時掀起呼嘯的狂風,頓時飛沙走石,叫人睜不開眼睛。

那座大山被七星劍一劍劈開了一道裂縫,好似漏氣的氣球,轉眼縮回了山河扇中。

而七星劍似是被一股磅礴的巨力沖擊,哀鳴著倒飛而回,撞在小周懷中,引得他渾身劇震,面上一白一紅,噗的一下,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更是身不由己的往后疾飛,霎時翻入岔道當中不見。

年老大等人剛才想要追擊卻被大山所阻,此際再想追上,卻是來不及了。

“太極玄清道!”林峰尖聲驚叫了一聲,又看了一眼山河扇,只見扇面上原本畫著的那座大山此際竟是生生多出了一道裂縫,使得原本雄渾壯闊的氣勢多了一線破綻,極大的降低了整幅畫面的格調,只覺心頭火起,勃然大怒的朝著年老大大罵道:“年老大,你們煉血堂這是和青云門聯手來對付我們的嗎!”

年老大面色一沉,冷笑道:“林峰,你自家本事不濟反倒攀誣起我們煉血堂來了么。”

他今日被連連打臉,心頭早已憋著一股火氣,且打心底里是看不上眼高于頂的林峰,認為他只不過是與風月老祖有些親戚關系,若非用人之際,哪會對他客氣。

李承鈺從剛才戰起便十分機敏的躲在一處偏僻的角落里,身邊還有擔憂他安危,從高臺上躍下來隨身看護的野狗道人。

“是時候了。”

看著年老大等人起了爭執,李承鈺嘴角浮現一抹微笑,手上當即掐動了一道法訣,將擺放在香案上檀木盒中的幻月寶珠再度催動,無形的幻境之力展開,將高臺上的年老大等人再度籠罩當中。

于是,本來只是為了發泄情緒的互相指責,在幻象之力的催化下,霎時演變成了內訌的開端。

年老大看不起林峰,那林峰又何嘗看得起過年老大,以他的性子早已存了取而代之的心理,此際深感受到了極大的冒犯和恥辱,當即便動起手來。

但見他掐訣催動山河扇,那寶扇立即懸在他身前連連扇動,一道道狂風呼嘯而出,連綿無盡的朝著年老大刮卷了過去。

年老大此時也是怒極,見他竟然還敢率先動手,更是動了真火殺心,他面色冷若寒霜,森然道:“林峰,這是你自己找死!”

出手就是看家的法寶,赤魔眼。

也未見他有如何動作,便見他右眼忽然變大了一倍,眼中赤紅一片,眼睛一瞪,便射出一道紅芒,疾馳而去,似有無窮威力,霎時射散了狂風,打在山河扇上,更是迸濺出劇烈的火花,片刻之后,紅芒散去,那扇面上竟是被融出了一個黑點,更有一股兇煞之力在其中盤旋,引得寶扇嗡嗡震顫不已。

“該死,你竟然壞我寶扇,我要把你碎尸萬段!”林峰見狀,又是心疼又是憤恨,他尖聲厲喝一聲,手上法訣一指,那山河扇中的大河竟是從扇中消失了去。

轟隆!

但聽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眾人立身的平臺竟是一下子崩裂開來,從地下噴射出沖天的水柱,更有巨大的石塊四處激射。

年老大等人被這股巨大的力量沖得難以立足,紛紛四散躲避。

“還不動手!”林峰沒頭沒尾的大喝一聲。

話音未落,便見一道暗紅光芒自一塊飛起的巨石下飚射而出,直取立身不穩的年老大。

這是一次偷襲,選擇的時機恰到好處,顯然是蓄謀已久,對于年老大的威脅極大,然而年老大卻并未露出驚慌之色,反而冷笑一聲道:“來的好,早知道你們有異心,就在這里等著你們呢。”

話音落,斜剌里飛出一道黃色飛劍鏗的一下撞飛了暗紅光芒,露出內里一柄暗紅色的小叉。

“姜老三,你的對手是我。”劉鎬滿臉兇光的盯著一塊巨石背后,黃色飛劍霎時激射過去,卻被重新飛回來的小叉攔住。

“劉鎬兄弟,這年老大不過草包一個,煉血堂在他的帶領下,注定沒有什么大作為,你何不和我們一起殺了他,共同瓜分了黑心老人留下的遺產,屆時天大地大何等逍遙快活。”姜老三陰惻惻的聲音自巨石背后響起,兩件法寶在空中劇烈的交鋒。

劉鎬聞言,眼中禁不住閃過一抹異色,連帶黃色飛劍都略有些滯緩,霎時被暗紅小叉壓制到了下風。

暗中的姜老三察覺到了這絲變化,不由得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正待再接再厲,解決劉鎬。

驀的,自他背后暗處突然飛出了一條黑色繩索,迅疾無比的將他渾身困住,動彈不得。

“你上當了。”劉鎬大笑,黃色飛劍霎時將暗紅小叉劈飛出去,攜著極危險的氣息,停留在姜老三的鼻尖三寸。

姜老三渾身汗毛乍起,驚怒交加的破口大罵道:“玉環夫人你這個賤人竟敢背叛我們!”

一個美貌少婦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咯咯笑道:“背叛?什么背叛?年老大是我男人,我怎么會背叛他。”

說話間,那黑色繩索往內一縮,直把姜老三嘞得痛呼不已。

這邊廂塵埃落定,那邊年老大與林峰激斗正酣,若論功力,自是年老大勝出一籌,然而林峰手中的山河扇乃是風月老祖的得意法寶,威能極大。

年老大連連催動赤魔眼發出熾熱的紅芒,俱都被寶扇擋下,雖然落下不少黑點,卻始終沒辦法突破防護,就連紅芒當中的兇煞之力亦是被寶扇壓制,所以二人之間僵持了許久,俱都奈何不得對方。

此際姜老三落敗被擒,年老大頓時大喜,連忙喊道:“這廝的寶扇實在難纏,快過來幫忙。”

林峰聞言,心知今日再難討到好處,立即生出了退意,連忙奮起余勇,催動山河扇,想要來一下狠的,好讓自己從容撤退,卻被年老大看出了打算,紅芒接二連三的射出,將他牽絆住手腳。

而那邊劉鎬的黃色飛劍已是激射了過來。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