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二章 江淮杜伏威

李承鈺見狀,便想著等鹽船駛入碼頭,再行離去,哪知這同行的旅人中也頗多不簡單,而且大家打得都是一般主意。

鹽船尚未停好,就有七八條身手不俗的精壯漢子打翻了看守軍卒,躍下船舷突圍而去,還帶走了一半追擊的江淮軍卒。

這時,李承鈺也是不耐,當下輕點甲板,縱身躍上岸邊。

留下來的軍頭見狀連忙大呼:“這里還有一個,快放箭給老子射死他!”

軍卒們紛紛張弓放箭,卻被早有防備的李承鈺將真氣賦予袍袖,連揮幾下,恍若一面大扇,將箭矢盡數拂了開去,他身法又是極快,一眾軍卒追之不及,只得眼睜睜看著他揚長而去。

奔出了幾里路途,忽然見得前頭樹林里的一場圍殺,卻是好巧不巧,他奔走的方向與先前突圍的那幾個漢子是同一個,如今他們不知怎的被江淮軍追上了,眼瞅著地上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尸首,當真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激烈搏殺。

“又來了一個送死的!”

人群中一個軍官打扮的漢子見得李承鈺到來,二話不說獰笑著撲了過來,卻被李承鈺一掌打翻在地,哀嚎著起不了身。

“你是何人?年紀輕輕,手上功夫倒是不弱。”

這時一個五十歲許的老者越眾而出,只見他頭頂高冠,相貌古拙,氣質略顯幾分古板,揮手壓住了幾個躍躍欲試的軍中好手,上下一番打量李承鈺,滿眼都是贊許之色。

李承鈺見他氣度不凡,抱拳道:“在下只是一個過路的旅人,還望先生放行。”

老者負手又上前幾步道:“老夫杜伏威,見小哥氣質出眾不似凡俗,不若加入我江淮軍共舉大業如何?”

李承鈺一怔,卻是沒想到這老者竟然是江淮軍的大頭領,號稱“袖里乾坤”的杜伏威,先前才聽聞此人兵鋒正盛,剛剛領軍攻下了歷陽,進逼隋帝楊廣所在的江都行營,沒想到竟是在這里遇見了。

“多謝杜將軍賞識,只是在下向來自由慣了,也無意仕途,就此告辭了。”李承鈺看過原著,知曉這杜伏威是個老奸巨猾的梟雄性子,不想與他多做糾纏,直言拒絕之后就縱身離去。

然而杜伏威卻不肯輕易放過他,身法展開勢若離弦之箭,竟是后發先至攔在了前頭,迎面就是一掌拍出,淡淡道:“小兄弟我只是通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見,還是留下吧。”

這位經略江淮的梟雄一身武功亦是位列當世一流,這一掌看似輕描淡寫,卻勁力內藏,足以輕易的開山碎石,李承鈺雖是不懼,卻也不敢怠慢,當下使了一手化云掌,這門掌功出自武經總要,最善化解勁力想來足以應付,豈料甫一接觸,他便覺得杜伏威掌中勁力驟生數層變化,仿佛有一股吸力將他黏住,不僅破了他后續掌法變化,更是將那股磅礴勁力盡數轟了過來。

李承鈺雖驚不亂,心下暗自贊嘆,這位江淮軍大頭領不愧有著袖里乾坤的名號,手上功夫當真令人驚嘆,轉念又想到,他眼下正缺此世武學的運用經驗,哪里還能找到比這位一流高手更好的陪練對象呢。

這般想著,手上卻不慢,長生真氣霎時運至掌中震開了黏住他的勁氣,不閃不避砰的一下結結實實的對了一掌。

頓時,場上勁氣四射,催的草木折腰,樹葉翻飛,那些趁機圍上來的軍卒俱都穩不住身形,跌跌撞撞的倒翻開去。

“先生如此霸道,在下就不客氣啦。”李承鈺主意打定,打了聲招呼,就遞出一拳,卻是主動尋戰。

“好!”杜伏威大聲贊嘆,方才一掌之間已是讓他探知李承鈺一身功力之深厚絕不在他之下,心下不免驚奇其年紀輕輕就練成如此武功,卻又見獵心喜,接下這一拳。

眨眼功夫,二人你來我往斗了數十招,李承鈺精神本就強大,如今又得長生真氣滋養,更是遠勝先前,氣機牽連之下,杜伏威的勁氣變化運用之道更是纖毫畢現的呈現在他眼前。

于是,過招之間李承鈺頗多模仿杜伏威的勁力變化,又不時出一些自家奇思妙想后的怪招進行應證,在他大成的長生真氣加持下,俱都有著不俗的威力,自然是越打越是興奮。

反觀杜伏威則是郁悶不已,打到現在他豈能不知自家成了陪練對象,奈何眼下對手越打越強,自家卻淪落到竭盡全力才能招架的地步,主動權早已轉換了過來,又豈是他想停就能停的。

想到自家在戰場上攻城略地,縱橫披靡,又對比眼下不由己身的困局,更是讓他郁悶的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好在李承鈺帶給他的折磨也沒有持續太久,當然這主要是他的底子已經被掏空了。

“今日多謝先生指教了,咱們后會有期。”李承鈺一掌將他震開,旋即抱拳一禮,縱身躍入林中。

杜伏威負手立在原地,面色淡淡,仿佛高深莫測,實則在默默消解掌上傳來的重重勁力,幾個呼吸之后才有余力,只能揮手制止了想要追擊的軍卒,目送李承鈺離去。

再說李承鈺脫身之后,在密林之中奔馳一陣便迷了路,好在他如今長生訣大成,六識極為敏銳,凝神細聽隱約有一股水聲傳來,便尋聲而去,很快來到了一條大河畔,又見離岸不遠處一艘漁舟駛過,連忙縱身躍上船,先是用銀錢安撫了驚慌失措的漁家,而后從他口中得知已是到了淮河水系,大略問清了方向,便請漁家逆流向西而行。

及至日落時分,漁舟駛入洪澤湖中,李承鈺坐在船首甲板上,飲著漁家奉上的濁酒,望著滿湖波光瀲滟,天邊夕陽通紅如火,不覺心懷暢快,感念自然玄奇,忽的體內長生真氣自發運轉,沛然如火,于周身上下來回游走幾遍,凝成一股火氣聚攏在肺腑之間。

李承鈺只覺胸中仿佛有著一口火山,十分憋悶難受,當下張嘴一噴,就是一道灼熱之氣凝如氣箭,離弦而發,射入湖水之中竟是發出嗤嗤響聲,同時蒸騰起大片白色如煙似霧的水蒸氣。

這般情形直把那操船的漁家看的目瞪口呆,直把李承鈺認作是神仙中人,越發恭順侍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大書庫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内蒙古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图 吉林11选五开奖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查是否中奖 急速赛车手机游戏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河南481当前最大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常规走势图 排列七开奖号码 买山东群英会彩票用什么软件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