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7章 第十七章

姜嚴戴著個大墨鏡一臉悠閑的坐在椅子上,看到她以后驚喜的站起來,“童菱?你也參加了這個節目?哈哈,好巧,看來我們又要共事一段時間了。”

巧嗎?

童菱滿臉懷疑的看著他,她可不相信事情真的會這么湊巧。

但沒有證據,她也不好厚著臉皮說姜嚴是因為她才參加的這個節目。

童菱朝他點點頭,然后坐到六把椅子中的最旁邊一把,離姜嚴遠遠的。

誰知姜嚴這廝沒臉沒皮的坐到她旁邊,從背包里拿出一個牛角面包和一瓶鮮牛奶遞給她:“時間太早,你肯定沒來得及吃早餐,先吃點面包墊墊肚子。”

童菱看向前面正在拍著的數十臺攝像機,暗示自己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她笑了笑,禮貌拒絕說:“時間太早,我沒有胃口,但你的好意我心領啦。”

姜嚴露出失落的神情……

然后童菱似乎聽到“嘩嘩嘩”的聲響,她的喜愛點瞬間從“一萬三千點”降回“一萬點”

童菱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此時正直播著的畫面中,彈幕幾乎飄滿整個屏幕。

【童菱當自己是誰啊,居然敢拒絕姜嚴的好意……】

【滾粗!節目組為什么要請童菱這個只會炒作的人?】

【敢讓我哥哥傷心,一生黑……】

【弱弱的說一句:童菱態度也沒什么問題啊,只不過是不想吃而已……】

【不想吃也別浪費哥哥的一片好心……】

【QAQ姜嚴哥哥好可憐啊!】

……

童菱沒法看到彈幕的內容,但她可以從喜愛點的情況知道網友們對她的喜惡程度。

只是,她明明是……笑著拒絕的,態度還算可以啊!

為什么姜嚴的粉絲還是不接受?

童菱苦著臉,一把接過姜嚴手里的面包和牛奶,求生欲滿滿的說:“謝謝謝謝!我突然感覺肚子又餓了……”

姜嚴露出開心的神情……

然而童菱還是聽到了“嘩嘩嘩”的聲音……

她的喜愛點從“一萬點”降到了“五千點”??!!

直播間的彈幕刷刷刷的飄過去。

【請離我哥哥遠點!!!】

【放開那個面包QAQ】

【啊啊啊面包是我的,哥哥居然把面包給了別的女人……】

【這是欲拒還迎嗎?童菱這個女人真可怕!】

【姜嚴粉絲好闊怕……姐姐好可憐!】

【不多說,一生黑……】

……

童菱覺得她真的太難了……

她果然應該堅持自己一開始的準則:珍愛生命,遠離姜嚴!

只要想到每次好不容易攢起來的喜愛點,碰上姜嚴就會被打回原形,童菱簡直欲哭無淚,姜嚴果然是她的……克星。

童菱憤憤的咬著手里的面包,發泄著心里的郁氣。

姜嚴摘掉臉上的墨鏡,用肯定的眼神看著她說:“你慢點吃,看來真的是餓著了。”

呵!我餓你大爺!

童菱心里冷笑兩聲,臉朝外看著門口的方向。

她吃的是面包嗎?不,那是她辛酸的淚水!

不一會時間,六位嘉賓全員到齊。

除姜嚴和童菱外,其他四位分別是著名流行音樂男歌手葛奕然、當紅小花旦藍芯兒、演員方存宇,最后是橘子臺當家主持人項啟華。

項啟華年滿三十五歲,是六人中最年長的,又是橘子臺本臺的主持人,自然擔當起領隊和主持的責任。

眾人打過招呼之后,項啟華當先問道:“導演,咱們第一站到底是去哪啊?你們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吧,到現在還沒有一點風聲漏出來。”

節目總導演于子規微微向前走兩步,說:“歡迎大家來到《主題大作戰》節目,第一站咱們將啟程前往一個美麗的小島,那兒有風景極佳的海景房,還有吃不完的海鮮大餐。現在,咱們正式啟程吧!”

聽完導演的介紹,嘉賓們臉上紛紛露出喜色,一個個都興致頗高的期待著接下來的旅途。

一行人坐上飛機,往美麗的小海島而去。

下飛機以后,他們坐上節目組提早準備好的車,開了大半個小時才到達港口。

隨后又坐上輪船,藍芯兒和葛奕然兩人由于暈船,一路吐得昏天暗地的。

藍芯兒全程冷著臉,只要想到自己暈船時的的丑樣會全部還原在直播鏡頭里,她便滿心不爽。

她有些后悔答應經紀人來上這個節目了。

原本在機場看到姜嚴居然也參加這個節目時的好心情此時此刻已經蕩然無存。

后半程也許是暈船藥終于發揮出效果,藍芯兒總算好受了些。

她轉頭看向姜嚴,虛弱的說:“姜老師,您能幫我向服務員再要些暈船藥嗎?”

“我這有。”葛奕然搶在姜嚴前面道,說著便把手里的暈船藥拋給藍芯兒。

藍芯兒捏著藥咬咬牙,她當然不是真的為了藥開口,她只是……想讓姜嚴關注到她而已。

誰知道葛奕然這么沒有眼色!

藍芯兒所在的星光娛樂公司是卓爾傳媒最大的對手,兩家公司實力相當,為了資源經常斗得死去活來的,有時為了利益又不得不聯手。

但默契的一點是,旗下的藝人都互相看不起對方公司的藝人。

所以,藍芯兒從一開始就不喜歡童菱。

而且,姜嚴似乎對童菱格外的關照,想到這兒,藍芯兒心中警鈴大作。

她偷偷看了姜嚴一眼,發現姜嚴的眼神卻定格在童菱的身上。

藍芯兒心里十分不舒服,明明……她那么喜歡姜嚴!

“童菱,我能和你換個位置嗎?”藍芯兒微微提高聲音,看向靠窗邊坐著的童菱,“我頭還有些暈,想坐窗戶邊吹吹風,可以嗎?”

童菱笑著起身:“當然可以。”

姜嚴就坐在童菱旁邊的位置,換過位置以后,童菱和她隔著一條過道。

姜嚴微微皺了皺眉。

藍芯兒換過位置以后,臉色似乎也好了很多,她小聲和身邊的人道:“姜老師還記得我嗎?你在星光娛樂的最后一年,我剛好進公司,我們曾經有碰過面的。”

姜嚴出來開工作室以前,簽約的公司正是星光娛樂。

姜嚴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沒印象了。”

藍芯兒笑著說:“沒關系,這次能有機會和姜老師一起合作拍綜藝,是我的榮幸。”

姜嚴禮貌一笑。

由于聽覺敏銳,童菱全程聽到了隔壁兩人的對話。

這個叫藍芯兒的女藝人似乎對姜嚴有那么點意思,童菱心里暗喜,她巴不得趕緊來個人能把姜嚴這廝給拿下。

這樣……她就能解脫啦!

此時腦海中的老狐貍暴躁的說:“這女的誰啊?居然敢對我家嚴嚴笑得這么不懷好意,她讓你換座位你就換,你還能不能再有出息點。”

無辜遭殃的童菱安撫道:“姜嚴本來就是明星,喜歡他的人多著呢,您要吃醋哪吃得過來。”

令狐老祖罵道:“笑話,她值得老祖我吃醋?我真正該針對的人是你才對,偷走了我家嚴嚴的心,不僅不知道珍惜,還次次害他傷心難過。更可恨的是,你居然敢親我家嚴嚴,你簡直是我的生死仇敵!哼~”

童菱:“……”

她才是那個被強吻的人好嗎?

童菱嘆口氣,以前在修仙界常聽人說,活了萬年的老妖怪大多性格古怪、喜怒無常,這話如今看來確實不假。

她大人有大量,就不跟這只老狐貍計較了。

又過了好一會,輪船總算是靠岸。

但眾人期待中的海景別墅仍然沒有瞧見。

于子規導演樂呵呵的上前說:“這期《主題大作戰》是以田園生活為主題,畢竟是第一期,我們會溫和些,讓嘉賓們享受享受歸園田居的樂趣。當然,海景房和海鮮大餐都會有的,來,咱們接著出發!”

于是,嘉賓們半信半疑的坐上車……

在所有人都筋疲力盡的時候,他們終于到達目的地……一個偏僻的小漁村。

眾人面面相覷,這地方放眼望過去,都是平矮的小房屋,和傳說中的海景別墅可是相差甚遠。

“歡迎大家來到W漁村,這里就是我們第一期《主題大作戰》的目的地。”節目總導演又樂呵呵地走上前,“接下來的幾天,嘉賓們將在這度過愉快的時間。現在,請大家拿好行李跟著我走,馬上就可以到達即將入住的地方。”

一行人又拖著行李慢悠悠的跟著往前走。

待到達一處民屋前,眾人停下腳步。

只見眼前一棟無比荒涼的二層小樓房出現在眾人視線中,院子里長滿雜草和青苔,白色的墻壁在歲月的侵蝕下變得斑駁龜裂……

這確定不是一處廢棄的危房?

藍芯兒當先帶著哭腔道:“這房子這么破舊,哪能住人啊!”

項啟華上前安撫說:“別著急,我們先進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況。”

待進去房子里面,幾人的情緒才算平復了些。

節目組果然還是有分寸的,沒真的給他們住危房。

屋子里面顯然早已被整理過,室內裝扮的明亮整潔,十分溫馨舒適。

他們樓上樓下全參觀了一遍,然后發現了一個問題。

房子里為什么沒有廚房?

沒廚房他們怎么吃飯,難不成由導演組負責?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20选5走势图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模拟股票软件手机版 河南体彩11选五规则 龙虎玩法规律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深圳 加拿大28赌博害人不浅 排列三5码全组遗漏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农场少女计划网 北京快3专家预测 在线配资平台哪个好 000528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