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五章

門鈴聲持續不斷的傳來,童菱慢悠悠地走過去開了門。

她身體擋在門口,一言不發的看著姜嚴,并沒有請他進去的打算。

姜嚴穿著白色衛衣和牛仔褲,看起來像年輕了幾歲的大學生,他定定的看著童菱,仿佛要把她看進心里去。

童菱敗下陣來,開口問:“有事嗎?”

“菱菱,你騙我!”姜嚴看著她幽幽地道,“你明明答應過不再躲著我的。”

童菱微微有些不自在,隨后又理直氣壯地說:“你能威脅我,我為什么不能騙你?況且我那是被迫答應的。”

“你發了誓的!”姜嚴聲音很是低落,活像個被人拋棄的小媳婦。

童菱不耐煩的撥了撥頭發:“有事說事,沒事好走不送。”

姜嚴仿佛被這句話刺激,他瞳孔微縮,握住童菱的手一把將她推進玄關,然后轉身將她壓在房門上。

“菱菱,我想你!”姜嚴抱著童菱,蹭了蹭她的肩窩,舒適的嘆了口氣。

隨后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童菱簡直想破口大罵。

這家伙是屬狗的吧!不然為什么有咬人的愛好。

她雙手雙腳被姜嚴這廝壓著動彈不得,本想像上次一樣用頭去撞,結果姜嚴也許是吃了上次的虧吸取了教訓,早防著她這一手。

咬完之后,姜嚴抬起頭來:“菱菱,這是嚴哥哥給你的懲罰。罰你不聽話,騙了我。”

“我騙你大爺!”

“不許說臟話。”姜嚴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她。

“關你屁事!”

姜嚴露齒一笑,親上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童菱:“……”

童菱覺得自己這輩子從來沒這么憋屈過。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童菱心一橫,牙齒用力咬下去,頓時,口腔里充斥著血腥的味道。

姜嚴吃痛,被迫離開她的唇。

童菱沖他挑釁一笑:“再敢過來,我咬死你!”

剛一說完,門鈴叮咚一聲,又響了起來。

姜嚴和童菱同時一怔。

童菱趕緊將身上的人推開,轉身往貓眼里一瞧,頓時嚇了一大跳。

門外站著的人居然是……童爾凡。

童菱的親哥哥。

“你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能讓我哥看見你。”童菱拉低聲音說道,眼睛四處亂看,想給他找個合適的藏身之處。

姜嚴站著一動不動,十分悠閑地說:“我和你哥哥也好多年沒見,正好敘敘舊。”

童菱瞪著姜嚴。

他們倆能有什么好見的?

而且兩人現在這個樣子,一看就不像是做了什么好事。

童菱不想讓事情越變越復雜,她拉著姜嚴的手往陽臺走過去。

姜嚴亦步亦趨的跟在她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童菱。

這是菱菱第一次主動牽他的手。

童菱把窗簾拉好,囑咐姜嚴老老實實在陽臺待著。

姜嚴趁機威脅:“把我的手機號和微信從黑名單里放出來,不然我現在就去開門。”

門鈴聲還在響個不停,童菱咬牙答應下來:“好!”

她發現姜嚴這人從來只有威脅人這一個招數,偏她每次還不得不屈服在他明目張膽的威脅之下。

姜嚴不信任的看著她。

童菱只好拿出手機快速按了幾下。

姜嚴滿意的點點頭,童菱瞪了他一眼,隨后快步離開陽臺。

她理了理衣服,深吸一口氣,然后將門打開。

童爾凡疑惑的看著她:“怎么這么久才開門,電話也不接?”

“我睡覺呢,沒聽見!”童菱趕緊轉移話題,“哥,你怎么來了?”

童爾凡因為童菱擅作主張進娛樂圈的事,單方面的和童菱這個親妹妹冷戰,已經很久沒主動聯系過她,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會突然過來。

童爾凡兩手提著滿滿的東西走進來,嘴硬道:“我這個當哥的來看看妹妹,還需要理由嗎?”

童菱趕緊回道:“不需要不需要,哥哥當然隨時都可以來。”

不知道為什么,童菱這聲哥哥叫得十分順口。

童爾凡把手里的東西放在茶幾上,“這些都是爸媽要我給你帶過來的,你記得好好吃。”

童菱哦了一聲,隨手翻了翻,發現全是一些營養品。

童菱的父母退休之后回老家養老去了,記憶中這對夫妻從小非常疼愛童菱這個女兒,童菱這個姑娘可以說從小是在蜜罐子里長大的。

童爾凡坐到沙發上,童菱端了一杯水過來放在他面前。

“坐!”他抬手指了指對面的單人沙發。

童菱聞言乖乖的坐到沙發上,覺得童爾凡才是主人,而她瞬間變成了到別人家做客的客人。

童爾凡滿臉嚴肅的看著她,說:“你想好了嗎?一定要在這個圈子混下去?”

童菱立刻表決心,“當然,我是認真的,絕對不是玩玩而已。”

“哼!”童爾凡冷哼一聲,凌厲的眼神看向她,“你說的認真就是頻繁的和別人傳緋聞?”

童爾凡當初反對童菱進娛樂圈最大的原因就是怕她遭到網絡暴力。

結果他是對的,童菱才剛開始拍戲,甚至不算真正踏進這個圈子,可他已經通過網絡三番兩次看到她的緋聞。

緋聞過后就是網絡暴力,看著那些網友的惡意評論,看著他們詆毀中傷他從小捧在掌心長大的親妹妹,童爾凡心疼的不行。

他實在不忍心自己唯一的妹妹去承受這些她本不該承受的事情。

“哥,你也知道那只是不實的緋聞,而且董卓然那事你最清楚,是你讓他來探我班的,被狗仔拍到哪能怪我呢?”童菱覺得自己很冤枉,不管是被拍還是被上熱搜,可都不是她主動的。

“你還覺得自己無辜,你要老老實實繼續畫你的畫,能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嗎?”

童菱坦然的看著對面的人:“哥,我長大了,不管從事哪個行業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你應該相信我的,我可以應付好這些。”

童爾凡嘆了口氣,他其實沒抱多大希望,只是仍然不死心罷了。

但童菱說的是對的,妹妹長大了,他應該放手任她去闖去飛。

“算了,我懶得管你了。”童爾凡把水杯放回茶幾上,站起身來,“你好自為之吧。”

童菱跟著站起來,打量著童爾凡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哥,你這就回去嗎?”

童爾凡點點頭:“恩,我還有工作,你照顧好自己。”

童菱松了口氣。

剛準備送童爾凡出門,結果陽臺傳來哐當一聲的響聲。

童爾凡停住腳步,疑惑的看向陽臺。

童菱僵著臉:“應該是老鼠的聲音,哥,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下回自己買點滅鼠藥回來。”

話剛說完,姜嚴從陽臺慌慌張張跑向客廳,活像后面有人追他似的。

他委屈巴巴的看著童菱,說:“菱菱,我有好好躲著,不是故意要跑出來的,但陽臺真的有老鼠,好大一只!”

呵,演技真好!

童菱冷笑一聲,真想把姜嚴當成老鼠痛扁一頓。

“躲什么?躲我嗎?”童爾凡愣了片刻,反應過來后,沉聲說,“童菱,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

童菱看著客廳里的兩人男人,一個滿臉無辜,一個滿臉憤怒。

她心里十分氣悶,最無辜、最該憤怒的人是她才對吧。

姜嚴瞬間恢復成他一貫沉穩有禮的樣子,走上前伸出右手,笑著打招呼:“你好,爾凡哥。”

童爾凡滿臉探究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姜嚴,這樣的人怎么會出現在妹妹家里,而且他的嘴……

想到某種可能性,童爾凡閉了閉眼,他需要平息下自己的情緒。

“我們并不認識,你上來就叫哥,似乎有些不合適。”童爾凡冷聲道,沒有理會姜嚴還伸在半空中的手,他看向童菱,“這就是你說的要好好工作、好好演戲?”

童菱擔心童爾凡以此為由阻礙她的演藝之路,她忙解釋說:“哥,他是易嚴,小時候住我們家隔壁的易叔叔的兒子,你不記得了嗎?”

童爾凡皺眉想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議的看向姜嚴。

姜嚴不好意思的笑著,他撓撓頭:“爾凡哥,我是易嚴,好久不見!”

“你真的是易嚴?”童爾凡還是覺得有些不敢相信,他記憶中的易嚴明明是連走路都很笨拙的大胖子來著,跟眼前這個英俊帥氣的姜嚴哪有半點相似的地方。

“是我,我高中時減肥成功,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童爾凡高興的上前捶了一下姜嚴的胳膊,“好小子,真是你啊!沒想到你這都成大明星了!”

童爾凡以前和易嚴關系還不錯,這么多年沒見,沒想到易嚴給他來了個這么大的驚喜。

易嚴居然就是影帝姜嚴,那個以二十六歲之齡,奪得國內主電影獎項最佳男主角的大滿貫得主,名副其實的頂流藝人……

興奮過后,童爾凡又有些狐疑。

易嚴這小子和童菱小時候最要好,算是青梅竹馬長大的,他出現在童菱家并不足為奇,但奇怪的是,這兩人為什么要躲著他?

童菱出聲打斷兩人的敘舊:“哥,你不是還有工作?趕緊回去吧,我……”

童爾凡:“我和你姜嚴哥哥好不容易重逢,哪能就這么走了。”

姜嚴:“爾凡哥說的是,我該請你好好吃頓飯的。”

童菱:“……”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黑龙江快乐十分组选走势图 猪肉股票走势 黑龙江十一选五号一定牛 51配资 山西快乐10分钟投注 不懂股票的人怎么玩 江西快3开奖最快 股票指数基金和股票基金 内蒙古快三开奖快三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一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双彩网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pk10全天免费手机计划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河北福彩排列七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