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章

童菱震驚的同時心里也松了口氣……

原來只不過是小時候住在隔壁的鄰居。

還好還好,只要不是那麻煩的情債就好。

童菱終于難得的對姜嚴露出一絲笑容:“原來是你啊,認識的話怎么不早說,害我白白猜了這么久,差點以為自己欠了你什么東西……”

姜嚴無奈的看著快速變臉的童菱。

她雖然在笑,但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久別重逢的激動和欣喜。

難道真的是因為離別太久,生疏了的原因嗎?

至于為什么不早告訴童菱他就是易嚴,那是因為他現在只是姜嚴,小時候那個懦弱不堪的易嚴早被他拋棄了,他本不想再和任何人提起的。

童菱重新坐下來,商量著道:“既然是熟人,那我就明說了。你現在可是大明星,擁有很多喜歡你的粉絲,像今天這樣突然轉發我的微博或是給我點贊,這些都很容易讓粉絲誤會的。”

“我剛進娛樂圈,就想踏踏實實的演戲,不想因為這些事情招惹一大堆的黑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是無心的,并不是真的要給你招黑。”姜嚴急忙解釋,他低下頭心虛的說,“我只是想幫你多做些宣傳,讓大家知道你這個演員。要不……我上網和粉絲解釋清楚?”

“別,千萬別,你只要安安靜靜待著什么都別做就行。”

影帝親自下場為她解釋,怕是會越解釋越亂。

童菱可不想承擔這樣的風險。

童菱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急迫,忙安撫道:“這種事情解釋不清楚,只要以后我們沒什么互動,粉絲自然就不在意了。”

姜嚴點點頭,答應了她的提議。

童菱心中一喜,只要姜嚴以后不再亂來,她應該可以高枕無憂了吧。

姜嚴殷切的起身給她倒了杯果汁,明顯有和她敘舊長談的想法。

他坐在童菱身邊,好奇的問:“菱菱,你這些年去哪了?過的好嗎?”

童家原來住的地方他有回去看過,那兒早已拆遷重建,童家人也不知所蹤。

這兩年他有悄悄尋找過幾次,但都沒有音訊,只打聽到童家有可能搬去北京或是移民國外了。

菱菱?童菱在心里“噫”了一聲。

剛認親就叫的這么肉麻,能不能給她點緩沖的時間。

何況原來的童菱早不在了,他們倆能有什么舊可敘?

童菱只覺得渾身不自在,她打了個哈哈,隨便找了個借口就逃離了姜嚴的房間。

出來以后,只覺得外面的空氣都是新鮮的。

姜嚴滿臉笑容的把人送出房門。

門一關上,他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即使挑明了關系,知道了他就是易嚴,童菱還是在躲他。

她真的這么不待見他嗎?他們曾經那么親、那么好,為什么現在會變成這樣?

那條點贊的微博,他其實是故意的。

這些天來,童菱一直和他保持距離,甚至心里十分排斥他。

如果他不采取點行動,童菱又怎么會主動來找他。

姜嚴抬手抹了抹臉。

沒關系,他們來日方長……

***

自從連續打坐了幾晚修煉,但最后都擋不住睡意睡死過去之后,童菱就徹底放棄修煉,老老實實到點睡覺了。

從姜嚴那兒回來以后,她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個大好覺。

第二天一早,童菱按點爬起來出門晨跑。這是她這大半個月以來養成的習慣,每天必須花一定的時間鍛煉,并且不斷的提高鍛煉強度。

作為一個筑基后期修士,她受不了那種身體毫無力量的感覺。所以,即使沒了靈力和法術,她也要把身體所能擁有的力量提升到最高強度。

跑完步回來,洗了個澡,童菱清清爽爽的準備出發去片場。

然而一開房門,好心情瞬間就飛走了……

姜嚴這廝居然又拿著一個餐盒站在她門口等著。

不是昨晚才說好要少互動的,怎么才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失言了。

童菱郁悶加不解的看著姜嚴。

姜嚴仿佛看懂了她的意思,理直氣壯地說:“我答應了不會再在網上亂說話亂點贊,但以咱們青梅竹馬的關系,總不能連私下送點吃的都不行吧?“

呵!

去他的青梅竹馬!

不就是小屁孩的時候哥哥妹妹的叫過一陣子,怎么還沒完沒了了。

童菱剛要反駁,姜嚴快速道:“我們以前那么親近、那么要好,作為你曾經的哥哥,我實在是恨不得大聲向全世界宣告我們的關系,不過因為你親自提醒過我,我才勉強忍著的,要不然的話……”

哈!

姜嚴這話的意思是在……威脅她?

向全世界宣告他們的關系?他們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關系?

童菱定定的看了姜嚴好一會,然后笑著接過他手里的餐盒,咬牙切齒地說:“我……謝謝你的早餐。”

姜嚴唇角微勾,童菱的笑怎么看怎么假,不過她這副奈何不了他的樣子實在是……太有趣了。

姜嚴沒再為難她,送完早餐之后,便怡怡然的走了。

再待下去,他估計這小姑娘要跳腳。

去片場的路上,苗苗邊開車邊問她:“童菱姐,你那食盒是哪來的?”

童菱順著苗苗的眼神看過去,發現了那個被她丟在車后座的粉紅色餐盒。

哼,這么幼稚的顏色也只有姜嚴這廝會送了,也不知道他這是什么品味。

“我撿的。”

苗苗一臉不相信的說:“你上哪去撿質量這么好一餐盒呀?呵呵,這顏色這么熟悉,怎么瞧著和姜大影帝上回送您的那川貝雪梨湯時用的保溫桶那么像呀,難不成是……配套的?”

童菱看了苗苗一眼:“八卦!”

苗苗并不怵她,反而勸道:“別浪費人家一番心意嘛,我聽小林說姜大影帝廚藝特別好,但他輕易不下廚,上回那雪梨湯和這早餐說不定都是影帝親手做的呢,您快嘗嘗呀,浪費糧食可是可恥的。”

在苗苗的勸說下,童菱無奈打開餐盒。

然后,她被食盒里那華麗麗的五顏六色的早餐給亮瞎了眼。

餐盒分上下兩層,上層是主食,下層是切成小塊擺放的整整齊齊的水果,有芒果、獼猴桃、火龍果、葡萄……

苗苗大叫道:“哇,姜嚴也太好了吧,一個早餐都準備得這么用心,這么好的男人上哪去找呀!”

童菱:“你反應要不要再夸張點。”

苗苗嘻嘻一笑,不再說話,只一心一意開著車。

童菱本就沒有吃早餐,看著眼前的食物只覺得肚子越來越餓。

她忍不住拿了筷子夾起一個水晶蝦餃,一口咬下去,海蝦的鮮味頓時充滿整個口腔。僅有的兩個蝦餃很快被吃完,童菱又將目光轉向包的胖乎乎的小籠包和燒麥上,一口一個,吃得不亦樂乎。

不一會,童菱摸著滾圓的肚皮,攤在坐椅上。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买股票指数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今天特马免费资料图片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 河北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宁夏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贵州快三怎么玩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分布图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几点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股票开户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体十一选5走势图 吉林快三当前遗漏数据 沪深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