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五章

回酒店以后,童菱苦惱的坐在沙發上。

她現在連笑都是僵硬的,明天該怎么表現出胡夭夭作為一只狐妖的嬌柔可人來。

當初挑選主修功法時,她就不應該選那斷情絕愛的玄女真經的,不然現在也不至于處于這么被動的位置。

突然,令狐老祖的聲音在她腦海中傳來:“早讓你給我說點好聽話,現在知道老祖我的重要性了吧……”

童菱喜道:“老祖,你終于醒了。”

“老祖我早就醒著,不過是要滅滅你這小女娃的威風罷了。”令狐老祖語帶傲嬌的說道。

童菱此時此刻覺得老狐貍傲嬌的聲音實在是太親切了。

她討好道:“老祖,是晚輩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和晚輩計較了。您看我現在不會演戲,演不了戲當不了大明星,我就得不到十萬點的喜愛值,到時咱們就回不去了。所以,老祖您可得想想辦法幫幫我才是。”

“女娃娃就是太年輕,瞧這點小事把你急成什么樣。”令狐老祖冷哼一聲,隨后自信地說,“不就是演戲,有老祖我在,還怕教不會你?”

令狐老祖闖蕩修仙界的時候,最愛玩的就是角色扮演游戲,什么純真的、清新的、嬌媚的、柔弱的、俠義的、魔化的……各種各樣的女子,她都有扮過。

想當年,被她這只美狐貍迷倒的男修沒有上千也有數百。

沒辦法,修煉歲月漫長而又枯燥,她總要為自己的生活找點調劑品。

于是,令狐老祖對童菱提升演技進行一對一在線指導。

令狐老祖:“眼睛最能表達一個人的感情,當你對一個人表達愛意的時候,眼神可以柔情似水、情意綿綿的,像含著蜜一樣。”

童菱按照老祖說的,眼睛微微瞇著,含情脈脈的看著遠方。

然而,令狐老祖瞪著她,微怒道:“女娃娃,你怕不是木頭腦袋,你那漂亮的大眼睛是生來干嘛的?眼睛帶著微微的霧氣,眨一眨,朝別人放電,懂不懂?”

童菱一頭霧水,眼睛還能自帶霧氣?還微微?

她聽從老祖的指令,睜著大大的眼睛,然后一眨眼,再眨眼,接著眨……

令狐老祖咆哮:“我讓你眨眼放電,不是讓你眼睛抽搐,還抽的這么難看。簡直是木頭腦袋,誰愛教誰教。”

童菱:“……”

您不是很有把握的么,怎么才這么一小會功夫就撂挑子不干了……

第二天,童菱一大早趕到片場。

劇組的工作人員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塊,看到她后都低下頭竊竊私語起來。

童菱五感異于常人,離得稍近些的幾個人講話即使故意放低聲音,她也能聽得很清楚。

昨天認識的一個場務小姑娘低聲和同伴說:“童菱來了,你看她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活像別人欠了她幾百萬似的。”

同伴附和道:“是啊,也不知道她和姜嚴到底是什么關系。昨天姜嚴工作室的的聲明明顯在糊弄不懂事的小姑娘,姜嚴平常難得發微博的人,怎么會突然給一個陌生的新人做宣傳,其中肯定有貓膩。”

場務小姑娘:“說到這個我就來氣,我家哥哥肯定是被鬼迷了心竅,昨天一整天只要一下戲就粘到童菱身邊,而且童菱還對哥哥愛搭不理的,氣死我了……”

“……”

童菱仰天長嘆,場務小姑娘看來就是姜嚴妥妥的老婆粉了,自然也是她的黑粉。

此時,姜嚴正好帶著助理小林進片場。

他走到童菱身邊,慢條斯理的從小林手里拿過一個粉紅色的保溫桶,道:“這是川貝雪梨湯,我特意燉的,你嘗嘗看。”

周圍的工作人員原本就注意著姜嚴的一舉一動,一個個都伸長著脖子往這兒看。

童菱沒接。

姜嚴往四周看了一眼,把保溫桶往她懷里一塞,說:“不只你一個人,我給所有工作人員都準備了,所以放心喝吧。”

小林果然跑去外面推著一個推車過來,里面是各種打包好的甜湯還有早餐。

工作人員紛紛上前接過,嘴里說著感謝姜嚴的話,然后一個個都做出忙碌的姿態,不好意思再盯著姜嚴和童菱這兒。

童菱將保溫桶塞回姜嚴手里,往化妝室走去。

別人是打包盒裝的,就她這份用保溫桶單獨裝好,并且還是代表少女心的粉紅色。

呵,當別人眼瞎,瞧不出這份特殊對待來嗎?

姜嚴快步跟上來,童菱轉身惡狠狠地道:“我警告你,別跟著我!”

姜嚴一臉無辜:“我也去化妝室,同路而已。”

然后越過她走進化妝室。

“你對我家嚴嚴這么兇做什么,人家好心好意給你送吃的,你不感謝倒罷了,還敢兇他,沒看他小臉慘白慘白的,心疼死老祖我了……”令狐老祖為姜嚴抱不平。

童菱:“……”

看來她該祝賀姜嚴這家伙喜提女友粉一位,還是年齡大他數百倍的那種。

童菱進到化妝室后,姜嚴已經坐在位子上化妝。

他從鏡子里用受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閉上眼睛,任由化妝師在他臉上涂涂畫畫。

小林走到她旁邊悄聲說:“童小姐,那川貝雪梨湯是嚴哥今天一大早起來親自燉的,材料也是一大早悄悄去市場新買的,您好歹喝一點,別浪費了他一片心意。”

看著小林不贊同的眼光,童菱心里有苦難言。

她和姜嚴之間清清白白的,姜嚴偏要做一些不明不白的事,這會有錯的人倒變成她了。

姜嚴究竟想做什么?

喜歡她?在追她?應該不至于……

那為什么要自以為是的對她好?

童菱想不通,她只知道自己目前還頂著“負三千”的喜愛值,現在最關鍵的是要拍好這部戲,盡量提升喜愛點。所以,她可沒有那個閑功夫去研究姜嚴的心理。

***

胡夭夭無意中發現了蘇離對洛嬰的心意,她無法接受自己喜歡的蘇離居然會喜歡上別人,于是在眾人都睡著的時候,她偷偷來到蘇離的房間。

胡夭夭輕手輕腳的掀開床上的被子,慢慢爬了進去。

蘇離被驚醒,一把握住胡夭夭的手腕,質問:“你在做什么?”

胡夭夭微微用力將手腕掙脫開來,她坐在床沿上,拉著被子的一角,可憐兮兮的說:“蘇離,我一個人睡覺有些害怕,我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蘇離驚恐的看著她:“當然不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如何使得?”

胡夭夭嫣然一笑,她抬手握住蘇離的手掌,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如何使不得?”

蘇離快速把手掙開,冷聲道:“出去!”

胡夭夭摟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親了一下,嬌聲笑道:“蘇離,我喜歡你。”

蘇離頓時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然后一掌劈在她的后腦上,將她丟出了房間。

……

在導演為這場戲發愁的時候,出乎眾人意料的是,童菱和姜嚴兩人居然一路順暢的演了下來。

只見鏡頭里姜嚴正冷聲說:“出去!”

余康有點緊張又有點期待,他沒想到昨天一場再簡單不過的戲都NG數十遍的童菱,今天居然給了他這么大一個驚喜。

她的臺詞、表情還有動作都很到位,和昨天簡直是判若兩人。

余康激動的看著童菱接下來的表現。

鏡頭里,童菱雙手摟上姜嚴的脖子,快速往姜嚴唇上親去。

很好,沒有出錯。

但接下來,余康高聲喊道:“卡!”

原本正看著兩人飆戲的工作人員都被導演的聲音驚醒,然后他們意識到,出錯的人居然不是完全不會演戲的童菱,而是……姜嚴?!

姜嚴被親之后,表情應該是不可置信以及憤怒的……

但現在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姜嚴正滿臉通紅,一副害羞的臉色?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