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十二章 莫與天爭(一)

“法師!你醒醒!你不要嚇我!”

小繡被蘇晉齋雙手抱在懷里,跌落在地,她趴在他的身下的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胸口被烏劍狠狠的刺穿而過,淚水奪眶而出,她素白的衣襟上被噴濺上一大片血跡,,可還是有熱血源源不斷自他傷口里流出,從她的衣襟洇進她的肌膚,灼的她生疼。

小繡哭的不能自已,好像那個重傷的人是她。

什么都不重要了,信任也好,不信任也罷,一切都變得不那么重要,她只希望他可以好好活著。

“小繡,你果然還活著!”

故夢蹭的一下竄了出來,冷眼瞧著蘇晉齋就算意識全無,還要舍命護著身下的女人,她的眼底不可節制的涌出一灘憎恨的光。

蓬萊仙人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搖了搖頭,低聲道:“丫頭,別急。”

常休也跳了出來,梗著脖子對她辯解道:“你到現在還看不出來么,你師傅根本就不是小繡殺的。”

“就算不是她殺的,也定然是與她有關!”

故夢抿緊嘴唇,狠狠的睨著蘇晉齋身下的小繡,常休還想在說什么,卻被蓬萊一聲暴戾打斷,他抬手敲在了常休的頭上,怒道:“臭小子,死哪去了,方才你師傅差點就駕鶴西游!”

小繡不在乎故夢的怨憤,兩只手死死的抱著蘇晉齋的身子,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瘋狂的流出,蘇晉齋雙目緊閉,頭垂在她的肩上,身子劇烈顫抖著,呼吸淺薄,連嘴唇似乎也失去了血色。

小繡聲音哽咽,不停的在他耳旁大喊,試圖換回他的意識:“蘇晉齋,你醒醒!蘇晉齋,你快醒醒!”

“哈哈哈!”

伏山捂著胸口從地上站起身,抬腿緩緩向他們走來,錯過地上的杏妖時,他的眼微微低落了一分,便轉向了別處,杏妖與他對視的那一眼時,她便知,今生,他與她的緣分就到此為止了,他終究,還是怪她的……

“今日你們都得死,還有這一城人的血。誰都逃不過!”伏山雙臂大開,身上的道袍被夜風吹的鼓脹,在身后蕩開,既張揚又邪惡,他貪婪的深吸一口氣,似乎嗅到了鮮血的香氣,他桀桀的笑著:“這一天,我等的實在是太久了。”

說罷,他面色陡沉,眸色一凜,單手做爪向蘇晉齋方向抓去,插進蘇晉齋胸口的那把烏劍似乎感到了主人的召喚,從他的皮肉里一點一點的向外分離,劍身拉扯著蘇晉齋的皮肉,即使他在昏迷中,依舊感到莫大的痛楚,眉頭緊皺,口中悶哼著。

小繡無法緩解他的痛楚,只能用雙手緊緊的抱著他,又不敢亂扔他的傷口,眼睜睜的看著那把劍砰的一聲脫離了蘇晉齋的身體,劍身血槽里帶著他一簇血液盈盈躍起,烏劍空發出一聲瘋狂的長嘯,沐浴著殷紅的血色倏地騰上天空,隨即急速俯沖直下,停在伏山的頭頂,不斷的嗡鳴著。

“一切都結束了。”

伏山手指間絞弄著一股烏黑妖力,控制著烏劍,嘴角掛著一抹邪獰的笑意,蓬萊,故夢,常休紛紛拿出武器,橫臂斜指著伏山,臉上都是一片視死如歸的嚴肅。

伏山冷哼一聲,妖力乍起,陡然間,烏劍身上竟然再次裂出萬劍,爭鳴的竄上了天空,布滿了整個蒼穹之上,震起的聲音如龍,月色盈染下,劍雨化為烏螢暴雨,俯視腳底,令天地都為之變色。

一直低垂在小繡肩上的蘇晉齋猛地抬頭,下一瞬睜開了緊閉的雙眼,小繡立刻喜道:“法師,你醒了!”

可眼見著蘇晉齋眼底一片毫無溫度的猩紅血色,小繡的心漸漸冷了下去。

蘇晉齋身上的血管暴起,小繡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似乎像有一條蛇在涌動,他的身體不停的顫抖,最后,他不可遏制的大吼起來。

“法師!蘇晉齋!”

小繡哭著喊著他的名字,死死的箍緊雙臂抱緊他,蘇晉齋雙臂一震,猛地掙脫了小繡的束縛,身子在平后溜,竟蹭的一下退出了一丈之遠。

然后,小繡不可置信的睜大了雙眼,在場眾人全都不可置信的睜大了雙眼,蘇晉齋的雙腿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竟然變成了一條又粗又長的赤麟巨蟒,渾身血一樣的紅,正從地上盤轉的向上伏起。

而蘇晉齋的舌微微向外吐出,像蛇芯子一樣尖尖細細的,猩紅的雙眼里射出陰狠的冷光,縱身一躍,竟足足有十幾丈之高。

一股旋風從蘇晉齋的蛇尾下扶搖而上,那半空中似乎有雷霆萬鈞,撕裂著墨沉的夜,而繚繞在他身周的竟是是焚風,蒸騰出陣陣的熱浪,炙熱無比。

蓬萊腫脹的面部觸及那股熱浪,又是一陣生猛般的疼痛。

他一手捂著頭,一手護著身邊的故夢和常休,連忙高呼道:“快退,快退,蘇晉齋已然成妖了!”

常休薄唇緊抿,卻一把推開師傅的手臂,向仍趴在地上的小繡跑去,雙臂從兩脅后探過緊緊抱著她的腰身向后拖去,小繡怔怔的看著半空中的蘇晉齋,似乎已經意識全無,任由常休將她向一旁拖拽而去。

頭頂之上,月也變成了一輪血色,大片的烏云像是得了召集令一樣從天邊聚了起來,此刻竟也燒的通紅,呼呼風聲裹挾著熱氣不斷在狂亂,將天幕之上的無數冷劍,灼的瑟瑟發抖。

伏山的臉色終于變了,他陰狠的看著蘇晉齋,咬緊牙關,指尖一用力,成千上萬的劍雨無情的沖著大地兜頭砸來。

眾人無不變了臉色,這滿天冷劍若是疾射而下,恐怕這一鎮人都會與之喪命!

蓬萊神色肅穆,真如仙人一般縱身而起,騰身半空中,將周身靈力全部調出,在小鎮上展成了一個保護圈,將小鎮護在身下,常休眼淚立刻飄了出來:“師傅,你這是舍命啊!”

說罷,也他咬緊牙根,縱身一躍,來到蓬萊身旁,將周身靈力全部打出,加固了這個保護圈。

蓬萊仙人眼見著徒兒不要命的沖上來,一張腫脹的臉更加黑了,那雙被擠在一起的小眼射出怒火,抬起一腳就向常休踢去,咬牙切齒道:“死小子,知道是舍命,你還往上沖什么,我昆侖不能無后啊!”

常休靈巧的避開蓬萊仙人掃過來的腿,讓他撲了一個空,清俊的臉上全是悲戚道:“無后就無后,誰叫你不多收一個徒弟!”

蓬萊仙人氣的直抬腿踢他,只是奈何手中靈力驅使,他的身子動不了半分,只能原地伸腿,常休晃著身子左右躲著,眼淚還掛在眼眶,卻笑嘻嘻道:“師傅,你腿太短了!”

萬千劍雨勢頭強勁,足有毀天滅地的架勢,忽然,一條火蛇猙獰著從大片黢黑烏云后猛地躍了起來,下一瞬,蘇晉齋身上也裂出數道火蛇,炙熱的溫度足以融化一切!

伏山終于是大變了臉色, 眼見著玄劍便要融化成鐵漿, 他猛然揮袖便要收回玄劍,可蘇晉齋卻詭異的笑了起來,隨手一指,一股熱浪席卷而來,將他整個人都包裹住。

隔著好遠,都能聽見他痛苦的叫喊,眾人的正心漸漸落下,忽然,一聲驚雷般的炸響將那股熱浪猛然炸碎,伏山身上的道袍盡碎,面容發生了變化,竟如上古巨獸一樣,體格龐大,黑發飄揚,背有翅翼,似獅如虎。

常休瞪大的雙眼,道:“伏山也變成妖怪了?”

蓬萊仙人沉吟片刻,復雜的雙眸染出悲戚,低低嘆息:“好好的人不當,非要當什么妖!”

蘇晉齋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在考量著對手的變化,不過也只是猶豫了一瞬,旋即,他卷起蛇尾,縱身翻躍,向他疾去,伏山也獰笑著煽動背后的翅翼,向他縱去!

“砰”的一聲,二人身周撞出巨大氣浪,絞在一起。

伏在地上的杏妖雙眼細細的搜尋著伏山的身影,漸漸變得迷離,似乎回憶到了什么,一些她與伏山之間曾經有過的甜蜜的事,她的嘴角竟掛著一抹暖暖的微笑。

良久,她從地上緩緩站起身,鮮血染紅了她杏白的衣襟,她并不在意,緩緩伸手握住劍柄,用力將骨劍拔了出來,血流的越發洶涌了,好像要將她身上的血液流盡似的。

她轉身看著地上的仍舊有些怔仲的小繡,她笑了笑,美麗的臉龐便如同一朵吐芳華的杏花一般,明媚動人,她說:“小繡,你還記得你曾經答應過我什么事?”

她的話聲音不大,卻好像一聲驚雷將小繡的神識瞬間拉了回來,她慌慌張張的搖著頭,道:“婉如……”

杏妖臉上沒了以往了凌厲,淡淡的笑容如沐春風,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似乎解脫了一般:“這么多年,我也累了,也到了該解脫的時候了。”

她微低下眼睫頓了頓,轉眸看著小繡,眼中是一抹憐憫,仿佛從小繡身上看到了她曾經有走過的路,她嘆息道:“小繡,你聽我一言,不要和命爭,也不要和天斗,你爭不過命,也斗不過天……,倘若有一天,蘇晉齋他真真正正的變成了人,你不要執著,就……放手吧。”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广州福彩微信怎么投注 江西快三下载平台 黑龙江省体育彩票 河南快3走开奖一定牛 三d开奖结果 安徽快3软件下载 威海配资公司 吉林11选5和值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计算公式图片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下载网址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一定牛 体彩山东11选5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