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十六章 護她周全

小繡詫異善歆可以如此顛倒黑白,心中冷笑,此刻才知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含義。

故夢低嘆一聲,淺淺的娜步走到床畔,一雙眼溫軟柔柔,在小繡身上來回的巡視,離得很近,小繡清楚的嗅到她的肌膚帶著股淡淡的香甜。

倏地,故夢伸出蔥白的手指輕輕捏住她的下巴,讓小繡被迫仰起頭看著她的眼里。

故夢的眼很溫潤,沒有善歆那么凌厲,只是,小繡對她就是歡喜不起來。

故夢看著小繡低低的嘆了一口氣:“小繡,你就如實招了吧,那妖精有的是時間可以殺你,可是卻沒有,這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小繡此刻很想笑,她也確實是笑了出來,一雙大眼直直的看進了她的眼底,似乎穿過了她那張美艷的面皮直接看見了她的內心:“故夢,你在怕什么?”

故夢眸心一縮,下意識的別開視線,眼底竟泛出了一絲慌亂來,不過只是一瞬,她又恢復了那個溫柔和善的故夢,她笑了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小繡,縱然我在相信你,可你終是異類……”

“相信我?”小繡微微向后仰起了頭,下顎就便掙脫出故夢的手指來,她沉靜的眉宇間暈了一絲譏嘲:“故夢小姐這話說的可真虛偽,你捫心自問,你心底真的相信我么?”

故夢臉色一紅,眼中雖有怒氣,卻好脾氣的隱忍著沒有發作。

“少廢話!小妖,你給我說實話,你和那殺人的妖精是不是一伙的,她讓你潛進清虛觀到底有什么目的!”

善歆在一旁插言進來,口氣強硬,雖是疑問的話語,用的卻是陳述語氣。

小繡冷笑的看著她不分是非,心中滿是氣憤,不由得冷聲道:“師太你是哪只眼睛看見我與妖精同流合污了,要如此誣蔑我?”

善歆手腕一揚,手中拂塵便卷起一陣氣浪向小繡砸去,震得她胸腹一陣氣血翻涌,善歆雙眼輕蔑的瞥著她,道:“自古蛇鼠一窩,你與那妖本就不是凡人,沆瀣一氣也不是沒有可能,此刻正值伏山道長遭受天劫之時,你們這群妖邪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師太的想象力可真是豐富。”小繡用手捂著胸口,譏唇道。

“放肆。”善歆滿眼怒氣的瞪著她,怒道:”死丫頭,那妖精抓了你卻沒有殺你,你又如何解釋,現如今,那些精魅妖邪都在虎視眈眈我修仙正道,我看你就是他們派來的細作,準備在暗處動手腳!”

“你血口噴人!”

小繡被她氣得臉色蒼白,握著拳頭下了逐客令:“話不投機半句多,師太若是有證據就盡管來殺我,若無證據,就請師太出去。”

“狂妄!”

善歆身上剛烈之氣驟然而長,身上的素衣蕩開數丈,手中拂塵驟然增長,如蛇尾一樣扣住小繡的咽喉,將她整個人從床上提了起來。

善歆睨著她,眼如刀刃一般,小繡亦揚眉回視著她,不畏不懼。

善歆惱怒低斥一聲,手中拂塵越發收緊,小繡頭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去,雙手死死拽著拂塵的白毛,艱難的開口:“師太貴為峨眉掌門,竟也這般濫殺無辜?”

“無辜?”

善歆一運靈力,拂塵卷起的力量越強,小繡頓時就漲紅了臉,呼吸困難。

善歆滿意的看著她狼狽的樣子,勾唇嗤道:“你一個異類,本就人人得而誅之,今日我就殺了你,免得你在清虛觀里捅出什么幺蛾子來。”

說罷,她手下一個用力,拂塵像蛇尾收緊一樣箍著小繡的脖子,故夢卻及時扯住善歆的手腕,清潤的水眸略過一絲為難,想了想,她咬唇道:“師傅,她畢竟是晉齋師兄的寵物,我們就這樣殺了,晉齋師兄那……”

“婦人之仁!”

善歆回眸怒斥她一聲,道:“這精魅長得妖媚,小心你晉齋師兄的魂被她勾去了!”

故夢一怔,想起今日蘇晉齋緊張小繡的模樣,暗淡的垂下眼睫,緩緩的松了手,善歆手心靈力一轉,小繡聽見自己的脖子卡卡作響,她雙眼一陣發黑,臉色登即由青轉白。

“放開她!”

小繡聞得一聲低沉的怒斥,一陣清越的劍嘯嗡鳴而來,善歆面色懼變,被凌厲的劍氣逼迫松開手,小繡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甩了出去,然后又一雙手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里。

她俯身連聲咳了幾聲,才緩緩睜開眼,見蘇晉齋的眉眼難得染了怒氣,連劍眉都橫了起來,小繡忽然間覺得,脖子都不疼了,心里也像是涂了蜜一樣。

善歆瞇著眼冷冷的看著蘇晉齋和他懷里緊緊抱著的小繡,眼中劃過一絲異樣的精芒,一旁的故夢緊咬著唇,溫潤如玉的臉龐雪白一片,眼里滿是哀凄。

“蘇晉齋,這小妖嫌疑莫大,留她不得!”

善歆一揚拂塵,一陣朔風里裹挾著濃烈的煞氣,斬向重傷的小繡!

蘇晉齋輕輕一抬手就將那抹煞氣化了個無蹤,無視善歆的暴怒,小心的將小繡放在地上。

蘇晉齋見她雙眉緊皺,痛楚的捂著自己的脖子,他的眉眼忍不住軟了下去,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問道:“疼么?”

小繡本就委屈的要命,見蘇晉齋難得如此溫柔的聲音,她似乎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越哭越委屈,眼淚噼里啪啦的往下流,又怕蘇晉齋嫌她吵,小繡拼命的往回噎,噎的一抽一抽的,那樣子,瞧著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蘇晉齋看她哭就忍不住想笑,伸出手指將她臉上淚水擦掉,淡聲道:“你還是這么沒用,被人一欺負就哭。”

小繡詫異于他的溫柔,一時驚呆的連哭都忘記了。

故夢看著他們二人旁若無人的親昵,一張小臉都慘白了起來,善歆更是怒喝一聲,雙目暴漲,呵斥道:“蘇晉齋,你竟然和這小妖精有私情!”

蘇晉齋冷冷的挑眉看著他,嘴角微勾,眼底精光乍現,道:“師太,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不是你上下嘴唇一碰,就是事情的真相。”

“你!”善歆怒目圓睜,面露猙獰:”你是誠心護她了!”

蘇晉齋神色淡淡的將小繡扯道到身后,抬起眼看著善歆,眉目沉凝,一字一句道:“師太放心,晉齋可以在此擔保,小繡絕非是大惡之徒,倘若日后,她真的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我蘇晉齋第一個殺了她,絕不手軟。”

善歆瞇著眼深看了他許久,緊緊握住手中的拂塵,竟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蘇晉齋眉目遠淡,并不懼怕她的凌厲。

“師傅,算了,我相信晉齋哥哥。”故夢伸手扯著師傅的胳膊,眼神有些暗淡。

善歆冷冷的哼了一嗓子,一甩袖子掙脫故夢的拉扯,側眸對蘇晉齋冷聲道:“蘇晉齋,你最好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故夢,我們走!”

善歆憤憤的大步離去,故夢也隨著師傅走出房門,行到門口,她與蘇晉齋擦身而過時,還是忍不住駐足抬頭看了他一眼,見他以保護的姿態維護著小繡,一股不可遏制的嫉妒在心底瘋狂滋長,她緊緊的抿著唇,喃喃道:“晉齋哥哥,她……畢竟是妖魔。”

“我相信她。”

蘇晉齋聲音平淡,語氣肯定,口中的疏離故夢心中一痛,她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善歆站在門口冷眼看著她,怒斥道:“還不快走!”

故夢眼底隱隱浮出一抹霧氣,她咬著紅唇,哽咽的離去。

屋內終于只剩下他二人,一時靜默起來,只有一他們二人各自的呼吸聲。

小繡在蘇晉齋身后絞弄著手指,蘇晉齋仍舊保持著那個動作未動,良久,她試探的伸手去拽蘇晉齋的袖子,軟軟弱弱的問道:“法師,現在怎么辦?”

蘇晉齋微側身,皺眉看著她道:“什么怎么辦?”

“你把峨眉掌門給得罪了,她不是很厲害么,萬一,她若是不同意將故夢小姐嫁給你,豈不是毀了你的姻緣?”小繡咬了咬唇,有些替蘇晉齋擔憂。

蘇晉齋輕笑了一下,道:“她不會不同意的。”

小繡抬起頭,詫異的微張小嘴,用那雙清泠的大眼在他身上巡視了一圈,忽而,她湊近他,低聲問道:“你,你們私定終身了?”

蘇晉齋眼皮一抖,當即屈起手指在她頭頂敲了一下,咬著牙低低的道:”你這腦子里一天到晚都裝了什么?”

小繡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頭,又些委屈起來,道:“我不是關心你么?”

蘇晉齋暼了她一眼,道:“我與故夢的婚約是多年前就定下的,這也是善歆與我師父的約定。”

小繡一聽到他說與故夢的婚事,心里就悶悶的難受,忽然,她似乎抓到什么一樣抬起頭看著蘇晉齋,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又湊近了他,小聲道:“莫不是,清善住持和善歆之間也有一腿,你看,他們連名字都差不多。”

蘇晉齋面色陡然一黑,看著近在眼前那一張素凈白皙的小臉,他最終還是沒忍住,抬手掐著她的臉肉,忿忿道:“這是佛門與道家的約定,你的腦子里除了這些還沒有其他了?”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 2018070152期吉林11选5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黑 平指什么生肖动物 股票开盘什么意思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最长数 好彩1数字 股票指数买10股多少钱么计算的 贵州体彩11选五遗漏 时时彩缩水手机版下载 k8急速赛车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 北京快中彩 体彩浙江6十1 20008 极速赛车全天单期计划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