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六十七章:遇襲

景池剛剛到了王府就去往王宮,誰知道半天了還沒見蹤影。孟懿寧左燈右等,都不見回來的身影。她抓著管家詢問,“這距離王宮也不遠呀,也不會半路耽擱,怎么會這么久還沒有消息。”

管家安慰道,“姑娘別著急,這承平能發生什么事端來。興許王上高興,留他在王宮之中。”

“但愿如此。”孟懿寧點點頭,但是心里依舊感覺不穩妥。她望向無邊的黑夜,枝頭有星星點點白色的花骨朵,像是夜晚的星辰一般。穿戴好衣服,隨即說道:“我出去轉轉,最近心里總是不太踏實。”

“哎呦我的孟姑娘呀,疫病啊,疫病你忘了,還是在后花園里溜達溜達吧,別跑出去了。”他好意提醒道,眉頭也跟著皺起來。

姑娘搖頭,“去去就回,我往那蓮花娘娘廟看看,求個平安。”

“姑娘不信神佛,怎么如今倒是信了。”管家笑道。

孟懿寧嘆了一句,“時勢使然啊。”說完便起身往外走,誰知道一瞬間,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進來。

“張九!”孟懿寧沖過去,在黑暗中他高大的身影顯得有些顫弱。張九扶著門框,喊了一句,“孟姑娘!”孟懿寧趕緊扶,卻受傷一把鮮血,她驚恐的挑起眉毛,“你怎么受傷了!殿下呢?”

張九虛弱的把全身的力氣壓在孟懿寧和管家身上,嘴角還打著血痕:“我們出門就遇襲,殿下被人抓走了。原本我為了要引開追兵,讓人帶著殿下趕緊撤,結果戰斗之時,身受重傷,逃到了一家百姓的后院內,昏迷了些許時辰。殿下沒有回來,那一定是被那些歹人抓去了!你們……你們可要趕緊尋找!”

他一邊說,一邊吐出來了一口鮮血。

“快去……快去啊!”

“來人,快把人扶進屋去!”管家大吼一聲,“召集王府侍衛,出府尋人!”

眾人持著火把豁然整齊的站在管家的面前,夜晚的風讓孟懿寧感受到了一絲凄涼。她蔚然看著橙紅色跳動的火焰,突然一瞬間感受到了孤苦無依,突然間樂毅的臉龐閃爍在了她的腦海中。然后,然后又消失不見了。

她必須自己抗下眼前的這一切。

孟懿寧沉著一張臉,冷靜、沉默、處事不驚。張九說清楚了遇襲的地點,而管家也派人進宮上報夏王。

侍衛嘩啦啦的手持火把在大街小巷回蕩。

孟懿寧沉住氣,躍上了屋頂,遠離喧囂,才能讓她冷靜一點。為何要抓景池,為何在承平的地界就下次狠手?何人何事?因何而起?在孟懿寧看來,無論何種原因,這里都不是一個抓人或者刺殺人很好的地方。承平威嚴,大街小巷都是官兵。怎么能做的如此滴水不漏?那么也許,這人并不是普通之人,他的實力范圍應該可以籠罩在整個承平。

那么除了夏王,還有誰?

誰會如此迫切,如此急躁的想要抓景池。

景池手上有什么東西引人恐慌。

孟懿寧蹲在瓦片上,突然精光一閃,霍然站起,她想到了,那來自北陽的消息。

夏王這么久沒有動靜一定是不知道消息,那么很有可能這消息被身旁親近之人所截獲。周家或者景錚但凡見到這個消息,一定會痛下殺手。就算不想在日后落得一個弒手足的名聲,那也一定會等風波平息之后再把景池放回來。孟懿寧深吸一口氣,看這偌大的承平城,漫城的災疫、隱藏的殺手、混亂的百姓……高舉火把的侍衛遠遠的點亮了街道,大火呼啦啦的似乎點燃了整座承平。

孟懿寧把目光放到了偌大的璉王府邸上,冷冷的笑著。

如此大張旗鼓的,可能就要起事了。

她一躍而下,把管家喊了過來,“殿下與璉王兒時一起長大,關系親密,咱們應當請求他們的幫忙,多拖一點時間,殿下就多了一份危險。”

管家明白,“已經派人去了,璉王府內的侍衛現在也在搜尋呢。”

“哦?”孟懿寧有疑問。

王府大門打開,正好路過了幾個璉王府的侍衛。管家指著說,“你瞧,這不就是嗎?也不知道往哪里尋呢,竟然尋到了家門口來!”璉王府侍衛手上的火把更加粗大,燃燒起來像是煙火炮仗一般,一隊四個人,而世子府的侍衛是五人成為一隊。如此一來,很好分辨。孟懿寧扔下一句,“我也去找找,”轉身離開了王府。

她去了一棟三層的酒樓,雖然災病橫生,但是依舊燈火通明。她站在木欄桿的遠眺,觀察著這一對對衛兵。孟懿寧努力讓自己沉下氣來,仿佛顧子安,又仿佛樂毅在身旁一樣靜靜的分析起如今的局勢。她眼眸中映著遠處的燈光,手當當當輕點著欄桿。夜間的風讓她不得不放松下來,把大腦一切清空,然后慢條斯理的分析景池究竟在何處。

一隊隊的人馬來報,找尋不見殿下。

孟懿寧靠在柱子上,突然發現那璉王府的人就在城中最繁華的接到轉悠,根本沒有靠近那城南的地方。反倒是世子府邸的侍衛一條條街道都絲毫不放過的搜尋。那里有什么?不過是貧民百姓的人家罷了。不過,他們是不是接到了什么命令,所以根本沒有往那邊去搜尋。

孟懿寧把手放在唇齒間吹響口哨,那薩利布送自己的高頭大馬從街上騰然鉆出來。她輕輕地落在馬背上,長喝一聲,“駕——”,揚起一陣塵土而去。

穿過幽暗的街巷,孟懿寧果然找到了一處黑暗中的血液,沿著地縫流淌,想必是今天護送景池的幾個侍衛已經身首異處。她靜悄悄的沿著街巷走,發現一條被人拖拉的痕跡。又趕緊跟上步伐,終于停在了一處看起來荒廢的院落。木門半虛半掩,孟懿寧利刃出鞘,伸手推開,定睛一看,只見地上什么也沒有,荒涼的無人居住,角落里堆著厚厚的干草。

院中沒有人,她小心翼翼的撥開干草,五具尸體猙獰的展現在眼前。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二分彩人工计划软件 体彩排列七河北 十一选五每天赚两千 友玩广西棋牌斗牛外挂 河北省福彩排列七开奖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 浙江11选五5专家推荐快赢网 长荣慧国际 彩种最全的彩票平台 沈阳盛京棋牌官网 山西11选五遗漏 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福建体彩11选五计划 广西快3平台下载 七星彩连线带坐标图 诚赢成达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