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六十五章:木已成舟

景錚整個人變得惶恐起來,他突然雙手握住周斌照的雙臂,“舅舅,怎么辦?要是父王知道了,咱們該當如何?勾結敵國,這可是抄家滅門的死罪啊!”

“怕什么,你是王上的親兒子,抄誰家?滅哪門?”周斌照看到景錚亂了分寸的樣子喝道,“咱們一不做,二不休已經被逼入了絕境,想想眼前的事!”

“王上知道了嗎?”景錚又忐忑的問了一句。

周斌照哼了一聲,隨手甩下一張紙條,“北陽倒是挺急,送了這么多消息,”他拿著消息,“這是要給夏王的被我截獲了。但是萬一他們往其他大臣府邸送了,又或者景池面王談起此事,都是一樣的后果,斷不能讓如此事態發生。”

他沉住氣,心中起了殺機,比起自己的性命而言,其他人的命也如同草芥一般,繼而說道:“擺在咱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災疫突發,正是時候,必須早下決斷,如若不然,一切前功盡棄。”

景錚踱步亂走,他掐指一算,自己的兵馬分散在邊境,而且并未沾染疫病,相比起守衛承平的那些官兵相比,戰斗力可是以一當十,如此一來,天助我也!他默默地笑起來,又變得十分狂妄,“哈哈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讓我登基繼位。”他眼神中閃現過的殺氣整合周斌照的心意。景錚坐在書桌前,手敲著桌面,嘴角裂開,“那是否也要讓母妃助我一臂之力!”

景錚似乎已經看到多年以后自己建功立業,揮斥方遒,坐擁天下的景象,在自己統治下,大夏成為諸國之首。他陷入自己的幻想中不能自拔,頓時想要喝酒胡言亂語起來。周斌照看見景錚自己慢慢的樣子,便知道他腦子里在想什么。一句話把他拉回現實,“你需要母親幫你什么?”

景錚想了想,“讓父王病一病?不過問朝堂之事,咱們迅速舉義,擁我為王即可。”他笑起來詭異,眼神死死的看著遠方。“趙二澤嘛,你說咱們還留著嗎?留著讓人抓到了證據,若是不留著,萬一以后北陽又或者其他人討要起來,以此為借口怎么辦?”他已經在思考自己上位以后的事情了。

周斌照說,“不用在他身上勞費心神,彼時大局已定,又不是他一個人能夠興風作浪的。我這就進宮面圣,探探口風,順便和你母妃商討一下。”

“舅舅進宮面圣,我就找母妃罷,我也是許久沒見到母親了。父王前日還下詔讓我進宮陪伴,誰知道卻出了疫病這檔子事。不過,呵呵,幸好有疫病,要不然我兵馬太少,還攻不了承平,打不進王宮呢。”他得意洋洋地笑道,“只要父王不過問政事,病個十天半個月,我便可以順利登基。”他站起來,抖了抖袍子,“走!”

兩人風塵仆仆的出了府內,直奔向王宮。

景錚奉詔來到了華沐苑,清幽的水池緩緩的流淌。芙蓉花的梢頭嫩綠,一片生機盎然。他輕輕咳了一聲,駐足了腳步,又換起一副孝順的笑容。

“娘!”他大步地走進去。

周婉此時正在假寐,她撐著額頭有些困頓渙散,這幾日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她的身子有些吃不消,聽見自己兒子的聲音,猛然一震,喜出望外的下了床,貼身婢女連娟趕盡伺候自家娘娘更衣。景錚隨手拿起了一個宮內的果子咬了一口,心里緊張,卻又面容淡定。

芙貴妃掀開朱砂色的簾子走出來,“我兒啊……我可終于把你盼來了。”這么多天日思夜想的煎熬,她似乎終于盼來一個安慰。她一寸不落的撫摸著高大的兒子的額頭,左看看右看看,“精神了不少啊!近日怎么樣,聽聞你父王讓你去負責承平得了疫病的那些人,你可要注意,離他們遠遠的。本宮原本是想請求王上收回成命,誰知道反被訓斥了一番,我也不好多嘴。我的錚兒怎么能去分管這些骯臟的事情呢……”

她哀怨的感嘆道,“這幾日你就奉旨進宮,據在此處,別再出去了。外面亂糟糟的,這個苦為娘不愿意讓你吃。”她又擦了擦他頭上的汗水。

景錚心里憋著話難受,況且留給自己的時日無多。他握著母親的手,“娘,我有求于你。”

周婉看著他的樣子,突然想到了那天夜里的傅衷寒,不過只是一瞬間的迷惑。連娟懂眼色,帶著宮女們下去靜靜關上了門。芙貴妃問道:“什么事?”

只見景錚‘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娘,救救兒臣吧!”

周婉見到這番情景,連忙扶起他,“出了何事?”

他嘆了口氣,“世子之位。”

“那世子之位不是給了景池嗎?”

“是雖是,但是兒臣不甘。憑什么給那景池,我哪一點比不上他。鎮守邊疆,建功立業。父王自幼更加寵愛我,我又是兄長,為何不把這位子給我。”他低壓著憤怒。

周婉看著自己兒子,“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若是世子易位,朝野動蕩。景錚,為娘的知道你的雄心壯志,但是王上自有考量。況且這世子之位也不是這兩日定下的,你突然求我,到底所為何事啊?”

“娘,兒臣不孝!”他抿著嘴唇,扶著周婉坐下然后說道:“當初,父王把世子之位交給了景池,我不干不服,那時顧子安在回國途中,我收到了北陽先王后的迷信,想要助我為王,讓大夏不要插手他與顧子安的爭斗。自己要易位,跑到我大夏哭哭啼啼,請求幫助,還護送兵馬一萬,助我稱王。但后當時機會尚未成熟,一是加上那么多兵馬,我仍舊不夠反抗。二是顧子安迅速登基,此事只得暫且擱下。當時我與舅舅商量,準備割了潛入大夏的北陽將軍趙二澤的人頭,向王上邀功。若是領了兵權,還可以日后拼死一搏,若是不得,只能再想辦法……”

景錚一口氣說了好多話,周婉愣了愣,皺著眉頭驚慌問道:“兒呀,你要造反?”

“娘不能這么說。這是為了大夏的宏圖霸業!”

“收手吧。”周婉嘆了一句,“這是行不通的。”

“娘,木已成舟,收不了了!”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基金配资哪家好 股票推荐书籍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 北京快中彩连锁 pk10ds77 手机版炒股软件排名 安徽福彩快3开奖查询 西甲助攻榜 炒股是怎么玩的 十一运夺金官方网站 天津11选5玩法说明 重庆快乐10分开奖官网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 星悦内蒙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