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零七章:撥云見日

眾人云里霧里,看著趙一恩被顧子安踩在腳下。猶如一條扭曲的蛆蟲,消失了往日的威風凜凜。趙一恩皺著眉頭,眼睛的光芒逐漸暗淡下去。

完了。

全完了。

他吞吐著:“殺……殺了他……”手無力的敲打著顧子安的腳面。

顧子安甚至沒有低頭去看他一一眼,“公然行刺,你不是號稱北陽智囊嗎,竟然也能想出如此蠢笨的法子。”他嗤之以鼻,不屑的輕哼的一聲,讓所有人脊背發涼汗毛豎立。顧子安看著大殿之上驚慌失措的顧崇武,沒無表情,只是用平淡語氣說了一句:“下來。”

顧崇武哪里敢動,他抱緊龍椅,慌張的瞪著臺下的人。顧子安挺直的脊背,似乎猶如一把利劍撕開了剛才喜慶的氣氛。空氣中凝結著莊重和肅穆。父王的棺槨擺在中間,上面結著霜露。他知道,那是剛剛從冰窖之中抬出來的。顧子安這么多年不在宮中,是怎么做出這周全的準備的?

他盤算著禁軍侍衛趕來支援的時間,這里舞樂聲畢,那伶人跑的跑,散的散全部往外面沖去。不用多想就知道這里發生了危急的事情。禁軍首領那么的聰明伶俐,一定可以速度趕來支援自己。而城外還埋伏著人馬,可以把這幫逆賊一網打盡!

顧崇武想到這里,心安慰了下來。

他顧子安何德何能,能控制這壓根一個偌大的陽上城?

忍耐。

自己此時只需要忍耐,忍到援軍到來,親手宰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連著他那母妃一起,連著那些支持他的,剛才臺下欣然的老臣的老臣們,一并殺了!

顧崇武咬牙切齒,沒有動靜。

顧子安輕蔑地一笑,看著這個似乎長不大的,被父母溺愛霸道的孩子,冷冰冰地說:“怎么,是嚇得走不動了嗎?那天得知我已被毒死,你們是何等是欣喜癲狂。聽聞還在宮內偷偷放了炮仗。那爆竹可以消災避邪。不過,也確實消災避邪了。”

確實,那天顧崇武聽聞自己穩操王位,偷偷的在墻根放了兩聲過年的紅色爆竹。噼里啪啦的十分好看。只是,顧子安是如何得知的!

“卑鄙!竟然在寡人身邊安插眼線!”

“寡人?”顧子安重復了一遍,那煞氣的目光似乎要把顧崇武碎尸萬,生吞活剝。顧崇武渾身一顫,膽戰心驚的跌坐在地上,坐立哆哆嗦嗦的念叨著母后趙釵教他的北陽長生神的祝福咒語。

百官見此情景,也要問道來龍去脈。

顧子安手指抖了抖,眼眸之中可以見到悲痛。他撫摸著父親的棺槨,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是愧疚和悔恨。

“兒臣,不孝。”

字字砸在冰冷的地上。

“但顧崇武、趙釵等人,其罪罄竹難書。兒臣只想昭告天下,不能讓您蒙受冤屈,也不能人仇人登上著北陽之王位。”他低頭輕輕的用手覆在棺木蓋上,一一點了幾位老臣的名字。這些人都是當年陪伴父王建功立業的宮城。有些還居于高位,而大多數都已經被趙家人排擠出了權力的中心。

他們聽見這年輕的世子呼喚自己的名字,恍如隔世一般循著聲音穿過人群走了過來。那老臣走過了蒼茫艱苦的歲月,兩鬢已霜白之色。他們本還捶胸頓足于北陽的新王,依稀有著北陽先王年輕時候的氣魄。如今他們的體內像是燃起了希望一般,踏過烈火。走向顧自安。

顧子安手下的將士們把把百官的人群分成兩截。那些熟悉的老臣圍繞著顧子安,虔誠的,眼含熱淚的看著這并不熟悉,離家時還年幼的世子。飽經風霜的皺紋在臉上溝溝壑壑。他們肺腑之中涌出清氣,渾濁布滿血絲的眼神變得透亮起來。

“這就是證據。他們說父王病逝,實則暗地下毒。父王的尸身一直放在王宮之中的冰窖里,這些月份之家派人嚴加看守。”他用了一掌的力量,推開了那棺槨的蓋子。北陽先王顧章的臉映入幾位老臣的眼眸。

那分明是中毒所致!

不容抵賴!

證據確鑿!

他們瞪大了眼睛,發出驚呼。

直指著顧崇武:“造孽啊!”

“毒殺先王,狼子野心!”一人說著,還沖著躺在地上的趙一恩淬了一口唾沫。

“陛下啊!”

“陛下!”

老臣喚著顧章,可惜他再也聽不見了。顧崇武看見眾人的模樣十分驚異,他猛然推開侍衛,拎著華麗的袍子噔噔噔奔了下來。頭上的珠官搖搖欲墜,眼角似乎因為恐懼和不安要有鮮血滲出。“讓開!怎么回事!”他失去了剛才端著的冷靜模樣,在看到父王的那一剎那倏然倒地。

他腦中一片空白,絮絮的呢喃:“怎么會……”

顧子安看到他的樣子,心中明白了不少,看來趙釵也知道自己太過于惡毒,并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給自己兒子。看他臉上亂顫的肥肉和緊皺的眉頭,下癟的厚嘴,顧崇武是真的不知道前因后果。

他呆呆地看著父王的尸身,卻不知道話從何問起。眼睛里流出淚來,只顧等著在場的所有人。低聲問道:“是誰?”

顧子安倏然把棺蓋合上,語氣犀利的質問道:“你打算裝到什么時候?父王被毒害,你還要假裝不知情嗎?得利者可是你——顧,崇,武。”

顧崇武深吸一口氣,陰狠狠的瞥著威風凜凜的男人。

朱紅色厚重的大門“轟——”的一聲被撞開,猶如一只飛鳥,孟懿寧一個閃影落在了顧子安的旁邊。身后浩浩蕩蕩的軍隊擠進了大殿,那為首的禁軍首領畏畏縮縮如同一只被老鷹捉到的小雞,被蓋將軍拎著走了進來。

孟懿寧瞧了一眼如今這場面,小聲說了一句:“你放心,人都圈起來了,沒什么傷亡。也就是被我抽了兩鞭子,養些時日便好了。”

顧子安欣然一笑,點點頭。

禁軍首領根本不敢正視顧崇武的臉,他側頭躲避著,差點縮在了蓋將軍的懷里。

顧崇武一瞬間瞠目結舌,這個看似平常的早上所發生的所有事情讓他驚惶失措,始料不及。他的母后被指責是謀害父王的兇手,已經死去的世子居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層云消散,撥云見日。

搜狗閱讀網址: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重庆快乐10分怎么玩 亚洲网上棋牌 够力排列5app 黑龙江快乐尾号 李逵劈鱼下载送现金 重庆农场选号计划 山东福彩群英会查遗漏软件 江西多乐彩开奖视频 秒速时时彩的秘诀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跨度走势图 基金和股票的区别 大乐透500期图表 宝博棋牌官网电话 海南4+1开奖软件 短线炒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