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十七章:塵埃落定

景池焦急的在王府內亂轉,卻絲毫找不到孟懿寧的影子。張九抓住下人厲聲盤問,只是這里沒有人聽過府里還有一位孟姑娘。

汗水浸濕了景池的額頭,他眼睛出現血絲,眉頭深鎖。顧子安假意找尋了前院并沒找到,打馬上前對景池說:“想必在鶴淼淼的房間附近,去找找有沒有暗室。”

景池點頭,抬頭卻看見鶴淼淼后院飄來滾滾濃煙。火焰順著高大的樹干往上攀爬,猶如一條火蛇吐著信子,欲飛天成龍。

趁亂從丫鬟身邊逃走的小蟲子從人群中一眼就看到顧子安白衣飄飄的身影。她記得剛才樂毅找到她,指給她暗室的位置,讓她找個法告明顧子安或者景池。小蟲子往臉上抹了兩把灰,直挺挺的沖了上去,驚了張九的馬。

“什么人!”張九亮劍,劍刃一閃,護在景池的身邊,兇狠的看著這個十歲的小女孩。

小蟲子嚇得后退了兩步,又哭得淅瀝哇啦,咧著嘴上前跪著:“官老爺…你們怎么還不去救人啊!暗室里還關著人呢!怎么沒人去救火!要是死了人,小姐就要殺了我了!”她大哭著,聲音壓過呼嘯的風聲和熊熊火焰中木有斷裂的聲音。

景池心里一亮,想怕不是孟懿寧關在此處?

“你帶路!”

“是。”小蟲子腿腳麻利的領著一行人左拐右拐來到了的一座院子。院子里充滿從外面吹進來的火氣煙氣,嗆得張九咳嗽兩聲。

“在后邊!得穿過去!”小蟲子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煙熏得像是小兔子一樣。

顧子安看著飄過來的的盆景草木的灰燼,心想這火肆意亂竄,傷到自己人可怎么辦?

侍衛在小蟲子的指揮下,搬開倒塌的青松,果然看到假山擋著的一條小路。小蟲子見到自己的使命已完成,在眾人注意力不在她身上時,一出溜離開了院子。

張九三兩步持劍順著路過去就見到房屋前的一個看守。鶴淼淼吩咐過,任何人靠近格殺勿論,所以即使鶴府起火看守也不敢擅離職守。正伸脖子張望時,突然看到路那頭殺出來了威風凜凜的一隊人馬!

張九一看,就知道這個地方蹊蹺,不由分說,上前一步逼住他。

“什么人?”看守喝道,卻在氣勢上已經低人一等。

景池在后面喝到:“把門打開!”

“什么門?沒有門”看守本能的掩蓋,但趁著火光,景池身上的流云水紋金絲映射出著光芒和天生傲然的氣質,讓他覺出一種高貴的威嚴。

“你你…來者何人?”一名守衛向后退了兩步,亮著劍,手有些抖動。

“別廢話了。”

看守到底只是家丁,一見對方要動狠,慌張之下轉身推開隱蔽的暗室門就往里躲。

景池一個箭步跟進了房門,里面只有幾排書架和一張木頭桌子,連筆墨煙臺都沒有。書架上擺放著小白瓷瓶和幾卷經書畫本。

“人呢?”

這時長風倒轉,火勢變了方向,一股濃煙嗆了過來。

看守剛要跑,又被揪了過來。還沒問他,顧子安用手“咚咚咚”敲著墻壁,“這里是空的!”

快點!景池把劍一橫。看守看逃跑無望,只得乖乖配合,掀開書架上一個格子的門板,摸到一個金屬把手。猛然一拉,書架分開,黑暗中里面一個小小的身影斜躺在墻角。

“懿寧!”景池沖上去,擁著瘦弱的小身板。懿寧從鶴淼淼房間回來后,就在暗室里美美的睡了一覺。聽到外面動靜后剛醒一會。看到景池焦急的樣子不得已又一閉眼裝作暈過去一般。

顧子安站在身后,正好看到孟懿寧一個小指因為一直躺了太久,有些麻癢,悄悄在那里動換。

這丫頭,什么時候生出如此讓人擔心的壞心眼。

顧子安上前,說“殿下,先給她放下來。我先把她的繩子解下來。”景池這才看到孟懿寧身上還綁著麻繩,是又氣又心疼。顧子安把孟懿寧放好,解開繩子,順手悄悄捏捏她麻痹的小手,讓她放松。

熟悉的觸感和聲音,讓孟懿寧又開心又想樂。閉著眼睛美美的裝暈,只是可憐旁邊焦急的景池。

房門外救火的還在繼續。只是鶴侯爺發現這人怎么少了許多,救火的呼喊聲音也漸漸變弱。管家胡亂抓了個下人來問,結果卻聽說人們往后院去取水了。

鶴侯爺聞聲,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趕忙拄著拐杖往那邊趕。

“胡鬧!那后院是你們能去的地方嗎?”管家心想不好,那里本來是禁地,如今人們涌去,那多年保守的秘密不就泄露?

他憤恨的踹了一腳說話的下人,那人捂著腿委屈道:“是那官兵頭子帶著去的!”

這邊話音剛落,那邊鶴淼淼身邊的大丫頭連滾打爬灰頭土臉的跑來找侯爺喊道:“小姐被歹人襲擊了!”

“小姐什么?”聲音嘈雜,一時還沒聽得真切,又見有下人慌張地趕來跪下說:“那邊官兵隊長請侯爺去一趟后院。”

“完了…!”鶴侯爺也是個聰明人,一看這情況,心中就覺不好,沒空管自己女兒。起腿就往后院趕,誰想到剛一抬腿就眼前一黑直接倒地。

樂毅帶著頭盔,一把把鶴淼淼與燕戎互通的信件塞到了官兵首領懷著,嘴上還說著“鶴小姐暈在了小巷里,小人救她之時,看她緊抱著個包裹,打開一看,居然是燕戎的信件!”

官兵頭領聞聲大驚,趕緊翻開一看除了有承平繁華街區的地圖,居然還有瑞王府的布局以及景池和顧子安往日的時間安排,詳詳細細,讓人心中一驚。

等他回過頭再想問什么,卻發現那人已經消失不見。首領抱著包裹,看著后院的銀山,準備連夜上報朝廷。

樂毅看著孟懿寧已經被救出,而后院也東窗事發,所有事情皆已完成,長舒一口氣。

坐在他旁邊古靈精怪,頭上滴雞血臉上抹泥巴的小蟲子也湊了上來,兩人相視一笑。

“鶴侯府你也回不去了,跟著我們回北陽吧。”

“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dashuku.net。大書庫手機版閱讀網址:m.dashuku.net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安装 棋牌 上海快3一定牛遗漏号 薅羊毛博客 闲来长沙麻将 星城汇娱乐 排列3走势图哪个最准 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 棋牌捕鱼送168彩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时时彩 码不码是什么意思 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