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17章

嗚嗚……她瞥了一眼惡鄰身上穿的制服,上面繡的學生號碼顯示出,他不但是這個學校的轉學生,還是高她一屆的學長!

「舌頭讓貓咬掉了?」伊達長臂一伸,將僵硬的她攬入懷中,湛藍色的眼瞳邪惡地瞇起,哼笑道:「還是看到我太高興,所以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只是一場惡夢吧?如果睡著后再醒來能讓伊達消失,她完全不介意立刻昏倒。

伊達雖然很想繼續戲弄懷中僵化的小白兔,但他更想做的,是將佟寶寶生吞入肚。

這丫頭從佟家逃跑至今過了一天半,換句話說,他有將近三十幾個小時沒能嘗到她甜美可口的滋味了。

伊達看了一眼緊閉的醫務室,本來該是最合適的地方,但可惜已經被伊斯洛早一步占走了。

他嘴一撇,一把扣住佟寶寶,大步往頂樓走去。

「唔……」濃烈的男子氣息,伴隨著伊達狂野的吻放肆地侵入她的口唇。

佟寶寶根本還來不及思索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伊達一路拎到了頂樓,接著,大惡狼用力地甩上鐵門。

正當她被那砰的一聲巨響給嚇了一跳的時候,伊達已經抓起她,讓她背靠著鐵門,整個人迫不及待地纏了上去。

充滿掠奪氣息的熱吻一波接著一波,根本不讓佟寶寶有閃躲的機會,就連她張口想抗議,伊達熾熱的舌尖更是乘勢鉆入,熟練地勾纏著她嫩軟的舌頭,迫使她感受他的yu/望和饑渴。

不一會,伊達的吻越來越激/情,一只手不安分地探向她的胸前揉搓,嚇得她院亂地伸手在他的胸前捶打、抗拒著。

但她的反抗對伊達來說根本不痛不癢,當他的手邪惡地掀開裙子,想往底褲那里探去的時候,她急得朝他的嘴唇咬了一口。

毫無防備的男人痛呼了一聲,這才一臉狼狽,憤怒地退開。

「女人,你居然咬我?」伊達輕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果然嘗到了淡淡的腥味。

這丫頭玩真的?咬得這么用力!

「誰、誰教你這么莫名其妙!」佟寶寶漲紅著臉啐他一口。

一見面就像是發了情的野獸,撲上來又吻又咬的,如果她不制止,說不定這個大色狼就會在這里把她吃了!

「我莫名其妙?哼!總比某個存心想賴帳逃跑的女人好。」湛藍色的眼瞳一瞇。

哼!既然沒甜頭可吃,那就來算帳吧!

「誰……誰賴帳逃跑?」佟寶寶心虛地看他一眼。

「誰心虛就在說誰。」

「我是學生啊!學生本來就要上學。」佟寶寶理智氣壯地反駁,「倒是你,你沒事干嘛跑來這里?」

「是誰答應要用一個月的時間和我培養感情?」伊達藍眸一瞪,果然看到佟寶寶再次心虛地縮起了脖子,「如果我沒來這學校,請問你打算怎么和我培養感情?打電話?寫信?還是用網路視訊?」

「聽、聽起來都不錯啊!」佟寶寶干笑。

「哼!」伊達雙手環胸,充分利用身高上的優勢瞪視著只到他胸前的佟寶寶。

「一沒注意,你就從我眼皮底下逃走了呢!」伊達哼笑。

果然是個片刻都不能放松的狡猾丫頭。

「你……那也不必轉學和我同一個學校!」佟寶寶激動地握緊雙拳。

她只想當一株平凡的雜草,但生在佟家,根本就與普通生活無緣。在這所學校里,她可以利用哥哥,姊姊的魅力來換取自己想要的平靜生活,因為絕色出眾的佟家人,是她的至親,那些對佟家人懷有綺麗幻想的同學們,自然對她十分友善。

但伊達留在學校,只會是一場世紀大災難!

先不論他那張驚天動地的俊俏外表,再加上連三姊這種社交女王都另眼相看的身家背景,若是讓他在學校里嚷出什么命定之人、唯她不可的瘋話,她佟寶寶眨眼間就會成為全校的女性公敵,屆時會死得多慘,她根本無法想象!

「在你沒有心甘情愿和我上床之前,我一步也不會離開。」伊達傲慢地做出宣言。

佟寶寶嘴角抽動,心里有一股沖動,想把惡鄰的腦袋剖開看看里面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不行!現在不是和這家伙生氣的時候,她必須好好想一想,要怎么平靜度過接下來的校園生活才是,距離學期末還有兩個月的漫長時間,無論如何得全身而退才行!

難啊!比陽光還耀眼的家伙,基本上走到哪里都會引人注意,更危險的是,這家伙隨時隨地都在發情,一見面不撲上來又親又吻,是絕對不會罷休的,該怎么做才好?

「我不會放棄的。」見她沉默不語,伊達認定了她又在思索逃走的方法。

「我們約定的一個月又還沒到。」她忍不住抬頭瞪了伊達一眼。沒事長得這么醒目干什么?存心來添亂的家伙。「還有,這里是學校,你不能隨便對我動手動腳,想親就親,嗯……最好我們裝作不認識,這樣我覺得……啊!」

瞬間,她像是布娃娃似的被伊達整個人提起,然后,被迫與那絕世俊美的男子眼對眼、鼻尖對鼻尖的對望。

「佟、寶、寶,有膽子你就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遍。」俊顏一沉,一雙湛藍色的眼瞳深沉得讓人覺得發冷。

「說……說就說!」想到自己平靜的校園生活可能沒了,佟寶寶不知從哪里生出了勇氣,對著伊達大聲吼道:「你這個精蟲沖腦只會想著自己的大沙豬,一天到晚只想著和我上床解詛咒,解詛咒以后呢?你大少爺拍拍屁股走人,留我在這里被學校女生怨恨嫉妒到死?我才不要!我還要繼續留在這里上學,心安理得的當我的平凡佟寶寶!」

一口氣吼出心中的想法,原以為伊達會勃然大怒,打她揍她什么的,但什么都沒有發生,相反的,伊達只是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看、看什么啦?」

「原來你一直是這么看我的?」伊達若有所思地開口,「認為我和你上完床、解了詛咒就會離開了?」

「難道不是嗎?」佟寶寶翻了一記白眼。

拜托!他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她只是蕓蕓眾生里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而伊達,就像是電腦模擬出的完美人類,兩人放在一起,就像是千萬名畫旁多了一張小孩畫的涂鴉,多奇怪。

伊達沒有開口反駁。

事實上,在接觸到佟寶寶之前,他確實保持著這樣的想法,只要和命定之人上了床,解了詛咒,從此他就是自由之身,愛怎么玩就怎么玩。

只是,在他真正接觸到佟寶寶,品嘗到她甜美的滋味與氣息后,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放手,滿腦子都是她的身影,想的都是要怎么將她壓在身下,肆意憐惜疼愛,解除自從遇到她以后,心里那一塊越來越擴大的空虛感。

他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但他知道,這從下腹逐漸蔓延至全身的饑渴與焦慮,唯有佟寶寶一個人能為他解除。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伊達堅定地說著,同時將她放下,輕摟至懷中。

他已經越來越習慣懷里多了這么一個人兒了。

「知道知道啦!反正就是要幫你解除詛咒的……」倒楣鬼。佟寶寶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既然你說什么都不會放棄,那我提出一點合理的要求為什么不可以?」

「裝作不認識我是什么合理的要求?」伊達再次冷哼出聲。

這位大哥,你沒拿鏡子認真看過自己,不知道什么叫絕色男禍嗎?佟寶寶在心里嘆息。

「呃……說起來這算是我從小形成的陰影,我不太喜歡和太漂亮的人站在一起,很有壓力,這絕對不是針對你。這里是學校,我希望能避免就避免。」

「的確,和其他佟家人相比,你一點都不出色。」伊達認同地點頭,甚至挑眉問道:「對了,你真的確定當初不是在醫院抱錯了孩子?」

豬!佟寶寶惡狠狠地瞪了伊達一眼。

雖然沒有罵出口,但是那雙貓眼迸射出的怒意,讓伊達忍不住大笑出聲。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香港权威一波中特 2014年上证指数 好运彩一分快三 山东11运夺金开奖号码 广东36选7开奖号最新 快乐赛车官网开奖 基金配资100万一年利息 股市里配资是什么意思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彩网 南粤风釆36选7基本走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软件app 三板市场股票查询 河北十一选五值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