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5章

那模樣,荏弱得不可思議,卻又散發若一股撩人的魅力,完全激起男人體內掠奪的本性。

「我、我又不認識你!」佟寶寶癟嘴,完全不明白這男人為何咬牙切齒,活像自己欠了他幾百萬似的,「那個……你認錯人了吧?還是有什么誤會?」

嗚嗚……這人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有一張帥得天地不容的驗孔,說出來的話卻是如此莫名其妙!

「哼!有沒有認錯,我試了就知道。」男子冷哼一聲,完全不浪費時間地低下頭,以吻封住佟寶寶的小嘴。

「唔……」佟寶寶完全沒想到這個男人是個行動派,眨眼間就奪走了自己珍藏了十六年的初吻!

佟寶寶還來不及從被強吻的震撼中清醒,接著就感覺到某個濕軟,熱熱的東西強勢頂進了嘴里,在里頭橫沖直撞,甚至放肆地攪弄著她的小舌頭。

混帳!這家伙強奪了她的初吻不說,居然還用了舌頭!嗚嗚嗚……她佟寶寶純潔神圣、寶貴的初吻就這樣沒了啦!

「嗚嗚……」她發出像小動物一樣的哀鳴,兩只手掄成拳頭不停敲打著。

可惜,男子入侵的吻就像他精壯結實的身軀一樣強大,她的小拳頭打在他身上就像是打在墻壁上一樣,除了自己手疼之外,全無效果。

佟寶寶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在無法掙脫的情況下,只好拚了命地閃躲在嘴里肆虐的舌頭。他追,她躲,他進,她縮,小小芳舌在自己的地盤里狼狽地左躲右閃,處境十分危險。

嘴巴里的追逐賽進行了好一會,當她氣喘吁吁、疲倦不堪的時候,男子也已失去耐性,扣住雪白頸項的大掌往上捏緊她小巧的下巴,逼迫她小嘴張開,熾熱的舌霸道地纏上了她嫩滑的小舌,甚至將它勾回自己的嘴里盡情品嘗。

這人……是發情期到了嗎?佟寶寶昏沉沉地想著,雖然大帥哥的吻讓她氣息紊,心跳不斷,但她覺得自己更像是一道美味的大餐,而壓在自己身上的,像是幾天幾夜沒吃過食物的大野狼!

兩人基本上是陌生人,根本不可能一次達到意亂情迷的境界,此刻的她,就是宰殺好準備獻神的美食,放在盤子上任人享用。

大野狼狂野吞食的行為持續著,而她的小舌頭是男子此刻著迷的地方,在他反復的吸吮與交纏下,不一會已經開始刺痛發麻了。

佟寶寶小巧的下巴被他以掌心扣著,透明的蜜津順著她無法闔攏的小嘴流下,在他舌尖狂野的來回進攻下,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水漬聲,而且,她感覺到有某個又硬又熱的東西,隨著他舌頭進進出出的頻率,一下一下地頂撞著自己的小腹。

就算沒有親身經驗,佟寶寶也知道那頂在自己小腹的玩意兒是什么!

別開玩笑了!莫名其妙失去初吻已經夠嘔了,她才不要莫名其妙再失身!就算這家伙是個世界無敵大帥哥,但她才不要和這個一見面就發情的野獸發生關系!

「不要!」佟寶寶用盡全身的力氣扭過頭,小嘴把握住空隙大喊道,更趁著男子錯愕的那一剎那,努力想從他身下鉆出逃離。

佟寶寶才一有動作,男子長臂一伸,瞬間將她抓回,后者像被激怒的野貓似的瘋狂掙扎,下一秒,嘶的一聲,她身上的T恤被他撕下了一大片。

「啊!」佟寶寶驚喘一聲,小臉漲得通紅無比。

這T恤是她的睡衣,里頭除了底褲之外,什么都沒有!

被撕下一大片的T恤,此刻像是一塊破布般可憐兮兮地半掛在佟寶寶身上,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無瑕的肌膚,那美景,讓男子一雙湛藍的眼瞳瞬間迸射出熾熱的火焰。

佟寶寶雙頰火紅,一雙手緊緊地環在胸前,努力不讓自己春光外泄。

就在她慶幸自己只有B罩杯,勉勉強強可以遮住的時候,男子大手一揚,輕松地將她身上殘破的T恤拉開,扔到了一旁。

「啊!色狼!大色狼,我警告你,你不要亂來喔!」佟寶寶小臉赤紅地怒喊,雙手依然緊緊地環住胸前。

男子喉頭一緊,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眼前動人的畫面——纖細柔美的女體,除了一件白色的底褲外,渾身赤/luo著,細嫩的肌膚透著誘人的光澤,一頭及腰的長發散了一身,烏黑的發絲更襯得她膚白如雪,美極了。

完美的俊顏勾起一抹笑,下一秒,他已經閃電般出手,像是獵豹撲殺獵物那般的迅速精準,眨眼間將赤/luo的佟寶寶壓在身下。

……

「原來,還真是非你不可呢!」他哼笑。身體的反應最誠實,直率坦白地說著,它只對身下這個女人有感覺、有yu/望。

靠!藍·密爾頓家族永遠也擺脫不了的詛咒原來就是這么回事!之前,不管再艷麗、再妖嬈的女人主動貼上,無論她們的口技、手技多熟練,服侍得再怎么賣力,他的下半身沒反應就是沒反應。

久而久之,國內陸續傳出了藍·密爾頓家族繼承人性無能,或許是個同性戀種種負面消息,氣得他只想拔劍砍人,最后在管家的勸阻下,認命地暫時離開,外出尋找他的命定之人。

瞧!此刻他身下壓著又香又軟的佟寶寶,不過就是個小丫頭唄!但光是幾個簡單的親吻,淺嘗了她的滋味,他沉睡多年的yu/望已瞬間被喚醒,胯/下的寶貝更是蓄勢待發,隨時準備好沖鋒達陣了。

「哇!你到底想干什么?」眼看男子又打算低下頭,佟寶寶著急地喊著。

「女人,不要你啊你的,我的名字是『伊達·藍·密爾頓』,記住自己男人的名字。」漂亮的劍眉揚起,男子神情不悅地糾正道。

「伊達·藍·密爾頓?」佟寶寶傻傻地重復了一遍,腦袋一片混沌。

呃?記好自己男人的名字?這家伙說的是外星話嗎?兩人明明才第一次見面,他什么時候變成自己的男人了?

「喊我『伊達』就好。」男子滿意地揚唇,低頭在她的小嘴上輕輕一舔,一副正事交代完畢,要正式開動的模樣。

「等等。」宛如寶石般眼瞳里濃烈的yu/望,讓佟寶寶再次奮力掙扎,說什么也不愿莫名其妙的失身。

「女人,你又怎么了?」見佟寶寶像是被拋上岸的魚一樣,劇烈地扭動抗拒著。伊達俊臉一沉說道:「乖乖地享受我給你的歡愉不好嗎?」

「你……伊達。」見那雙湛藍的眼瞳危險地瞇起,佟寶寶咽了一下口水,立刻聰明地改口道:「如果你真有生理上的需要,我知道這附近就有一家俱樂部,里面什么樣的美女都有,我現在就可以帶你過去,我相信以閣下的俊美風采,只要勾勾手指頭,就會有大批大批的女人涌上,任你選擇,包君滿意。」

佟寶寶說的是實話,以惡鄰這么一張絕色俊顏,再配上堪稱完美的體格,只要往外頭一站,絕對能引起女人瘋狂的爭奪戰。

「我長得這么平凡,身材也不怎么樣,閣下真的不需要委屈自己。」為了維護寶貴的貞操,佟寶寶此刻完全不介意詆毀自己。

「哼!你這女人倒挺有自知之明的。」伊達哼笑一聲,隨即松開了緊扣住的手腕,讓她的雙手短暫恢復了自由。

就在她以為已經成功說服對方的時候,伊達卻突然抓起她一只手,直接讓她的小手覆上他下腹隆起的部位。

「啊!」掌心感受到的熾熱讓佟寶寶驚叫出聲。

嗚嗚嗚……碰到了!碰到了!她的手居然碰到了那個東西,會不會爛掉啊?

「你以為我不想嗎?可是不管多少女人試圖親近我,不行就是不行。」伊達對上她泫然欲泣的小臉,咧開了惡狼一般的邪笑,「嘖!我的寶貝只對你的身體起反應,你要我怎么放過你呢?佟、寶、寶。」

佟寶寶小臉漲紅,目瞪口呆。

這是她十六年來聽過最荒謬的事情了!明明是這家伙有問題吧!是他對其他的女人不舉,難道自己就該倒楣的被他活吞下肚.滿足他的欲/望嗎?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