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銀月與七星月體

“在下族中一位長輩和敖前輩是舊識。故而當年倒也遠遠見過兩次的。”胥姓男子臉上一絲異sè閃過,口中含糊的回道。

“哦,那道友可知道敖前輩這次找你,是何事情嗎”中年女子眼珠微轉一下后,試探的問了一句。

“這怎可能知道的,在下和道友一般糊涂的。而且敖前輩并非光叫胥某,不是連洛兄一同叫去了嗎,應該有些事情要給我二人單獨說下吧。”胥姓男子將頭搖的跟撥楞鼓一般。

中年女子見此情形,微微一笑,倒沒有再追問下去。

這時殿中眾人在敖嘯老祖走后一時間也沒有繼續商討下去的意思,當即在殿中竊竊私語了一會兒后,就由白發老者宣布結束了這次的聚會。

一干人等,心思各異的紛紛離開了大殿,各往自己的住處而去。

同一時間,那位翎羽男子已經將敖嘯老組和銀月引到了島嶼上的一處僻靜之地。

這里不但是島上靈氣最濃密地方,甚至還有七八座遠遠隔開的獨立閣樓、

這些閣樓不但精致異常,每一個還附帶有專門的煉器煉丹室。并配備有完整的修煉密室。

翎羽男子將敖嘯老祖請到了此處,讓其親自來挑選一番。

結果長發男子毫隨意指了一座閣樓,就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翎羽男子自然絕不敢有任何一件,在安排好一干侍女等人手后,就識趣的告辭離開了。

而敖嘯老祖坐在閣樓大廳的主位上抬手間,就面無表情的將數名侍女屏退了下去。

轉眼間,閣樓一層中就只剩下了敖嘯老祖和銀月兩人了。

長發男子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但雙目微瞇著,仿佛在想著什么事情。

而銀月仍安靜的站在一旁,同樣沒有說話的意思。

“以你現在的修為,和我給你準備的丹藥,你完全有希望成為合體修士的。但是百余年內,你一連三次都突破失敗。看來不是外在條件不足,而是始終無突破自己心魔的緣故。

若是下一次的嘗試還不成的話恐怕以后就更難突破了”敖嘯老祖望了銀月一眼,喜然淡淡的開口了。

“孫女沒用,讓祖父大人失望了”銀月微低下頭輕輕的說道。

“你心中的一縷執念,看來很難解開了。自從你從下界返回后,就不再理會天奎甚至就此離開了族群搬到我這邊住下了。我一直沒有問緣由,也未逼你和天奎重新和好,就是想讓你自己解開從心結的。但沒想到這般多年過去了心結非但沒有解開,反而被你埋藏的越來越深。”敖嘯搖搖頭口氣雖然和善,但話語仍能聽出其中的一絲失望之意。

“祖父當年我和天茶”,”,銀月抬首想要分辨一下的樣子。

但是敖嘯老祖擺擺手后,打斷她的話語:

“你不必解釋什么,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天奎那小子趁我閉關時,竟然違背當初對我的承諾,未等你進階合體境界,就打算采摘你的元陰之體。后來沒有得逞,又暗中另動手腳讓你元神一分為二,害你深受分魂之苦千余年之久。至于后來,他在你魂念借體下界時,還在逆星盤上另動手腳,讓你無及時返回靈界。這些事情,還要我一一都說出來嗎”

敖嘯老祖說著說著,清秀儒雅的面孔忽然現出一絲獰sè,并一拍自己椅子一側的青銅把手。

白手光焰一閃,把手竟憑空的無聲消失了,連一絲殘骸未留下。

“祖父,你老人家都知道這些事情“銀月身形一顫,臉sè一下變得蒼白異常起來。

“哼,你真當我老糊涂了,連自己孫女受人欺負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在狼族一脈,沒有其他可以繼承狼王之位的后輩,而我壽元又不長久了,也無將狼族一脈支撐下去偶爾,我早將這小子扒皮抽筋了,他還能繼續逍遙的坐在妖王位子上。”敖嘯老祖冷哼一聲,陰沉的說道。

銀月聽到這里,臉sè卻越發的蒼白起來,但口中卻苦笑一聲的說道:

“說起來,這也不能完全怪他。我名義上畢竟是他的王妃,他在修為多年無寸進,明知道我的元陰可以助其突破瓶頸的情況下,對我動些手腳也是難免之事的。”

“你還為他說話。在未嫁他之前,你就已經是我們銀月一族的圣女。在那套銀月未大成前,一旦輕易破身會壽元大減的道理,他身為狼王怎會不知道的。再說娶了你之后,他身邊的寵姬如云,又何曾顧忌過你的絲毫顏面。我看自從他當上了妖王后,似平已經忘了我們銀月一族才是妖狼王族。這一代要不是后輩實在不爭氣,連一個合體期存在都沒有。我又怎會扶持一個外人當上狼王之位的。“敖嘯老祖臉上已經浮現出一層煞氣。

銀月嘴唇微咬了一下,最終還是嘆息一聲的沒有再說出什么。

“不過,你這次下界遭遇一場磨難后,七星月體意外的覺醒了,倒因禍得福了。以你原先資質,多半修煉到煉虛境界也就到頭了。現在以七星月體之身,若是再有些機緣,以后進階大乘期也并非一絲希望沒有的。老夫我當年資質也不是有多逆天,但和你一般覺醒了月體后,才有了今天的境界。”說到這離,敖嘯老祖雙目又漸漸明亮異常起來。

“可孫女寧愿不要這場福氣的”銀月搖搖頭,臉sè仍然一片煞白的說道。

“我知道你這些年的確受苦了。但既然你有潛力可以進階合體境界,老夫自然無需再有以前的顧忌了。天奎最好在以后大戰中和魔族尊者同乒于盡掉。否則魔劫一旦結束,老夫不會容他再占據狼王之位的。

“祖父的意思是”銀月一驚,望著長發男子有些發怔了。

“七大妖王又不是不允許女子擔任的。當初扶持一個外人登上狼王之位,我原本就不太情愿的。現在你和天奎之間沒有了夫妻情分了。這狼王位子,老夫自然要替你要回來的。”敖嘯老祖毫不遲疑的講道。

“這似半有些不妥吧。”銀月小嘴張開了小半,半晌后才喃喃的說道。

“這有什么不妥。又不是老夫先心生歹意,而是天奎自己先對你下的毒手。難道你還對他留有舊情不成”敖嘯老祖臉sè重新恢復了平靜,但是話語中的冷意卻更多了一分。

“當年的那些事情發生了,我和他之間不是仇人就算好的了,哪還有什么情分的。只是孫女雖然擁有天月之體,但妾否真能進階合體期,還是兩說的事情。萬一不成的話,我們狼族還是需要天奎來支撐門面的。”銀月猶豫了一下,才苦笑一聲的說道。

“嗯,你心魔一日不除,的確不好進階合體的。而如今和魔族的大戰在即,也不能等你慢慢進階的。萬一老夫不能全身而退,你可就后患無窮了。也罷,我也只有破例出手幫你一下了。你先看看此玉簡中的東西再說吧。”敖嘯老祖眉頭一皺,嘆了一口氣后,忽然一張口,竟從體吖內噴出了一塊青蒙蒙的玉簡來,并徐徐向銀月一飄而去。

銀月有些疑惑,但仍一把的將玉簡抓到了手中,往額頭一貼后,將一縷神念探進了其中。

“忘情決”神念方在玉簡中匆匆一掃,銀月就脫口的叫出聲來。

“不錯,這套忘情決是我當年無意中得到的一套上古秘術,不但威力奇大,更在心境修煉上有不可思議的效果。你一旦決定修煉后,我會用其他秘術助你在盡快修煉小成,多半可以將心境上的破綻重新修補完整的。如此一來的話,進階合體就應該不成問遁了。不過此故名思議,修煉后的后患也同樣不小。據口訣后面所說,一旦修煉了此決,七情六欲等東西會變得漸漸淡薄2,若是完全修煉大成,甚至可能徹底的消失。這一點其實倒沒什么,關鍵是這套秘術的修煉之原本就有些過激。恐怕對你以后進階大乘多半有不小影響的。因此其中的利弊,你要多慎重考慮一二的。”敖嘯老祖望著銀月的臉龐,目中也流露出一絲矛盾的說道。

銀月一邊用神念探查著玉簡,一邊聽了自己祖父的一番言語,臉sè不禁接連變了數變,顯得有些陰晴不定了。

而敖嘯老祖說完這一番話后,反而將雙目緩緩閉上的不再言語了,一副靜等銀月自己拿主意的模樣。

足足一頓飯工夫后,銀月才將額頭上的玉簡拿下,并低并冷靜思量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工夫后,銀發女子峨眉一挑下,似乎有了決定,抬首沖敖嘯老祖凝重的問了兩句:

“祖父大人,這套秘術真能在和魔族決戰前,讓我進階合體期嗎9”

“不敢說有十成十的把握,但是起碼有七八成的幾率。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易的拿出來了。不過,你別急著做出決定,反復思量幾日后再給回話也不遲的。”敖嘯老祖雙眼一睜,盯著銀月一字字的說道。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证券投资基金的资产 甘肃快3今天专家推荐 豪利棋牌送9元救济app 浙江6+1开奖查询 网赚项目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今天 江苏7位数开奖数据 多乐彩11选5直播 11158期博彩老头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遗漏表 福彩3d胆码拖图片 一只股票持有19年 辽宁35选7走势近500期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6红 旺旺大庆麻将下载 上海快三精准预测软件